无错小说移动版

第363章 破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府。

    回王都已有半个月,林秀暂时没有去管青莲教,以布来尔的正常速度,他从大幽到大夏,再到联系上青莲教,至少也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

    他现在去找青莲教,时间上也对不上,还要在等些时日。

    这半个月,他们一家都在努力的修行。

    在各种资源的助力之下,家中除了林秀和赵灵君之外,千叶凛,秦婉,凝儿,明河,灵音,都已经接近地阶下境巅峰了,一年之内,就能破境成功。

    阿珂和彩衣的修为相对弱一些,只是刚入地阶。

    从大幽回来,林秀已经隐隐感觉到了那道壁障,就在前方不远处,但距离真正的触摸到,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积累。

    灵君早就触摸到那道壁障了,她日常的修行是没有瓶颈限制的,但大境界的瓶颈还是无法避免。

    天阶与地阶的壁障,没有元晶突破,运气不好,卡在这里十年二十年都有可能。

    她在突破地阶上境时,就花费了整整两年时间,毕竟五阶元晶就不容易得到了,六阶异兽元晶,更是少见,每一颗都会受到疯狂争抢。

    林秀的手里,有一颗七阶的水之精魄。

    海族由于打工人的种族天赋,可以在体外凝结类似元晶的水之精魄,林秀手中的七阶水之精魄,是天阶的沧澜王自己凝结的,这样一颗水之精魄,对于海族和人族水系强者突破天阶很有帮助,林秀本来想自己用,考虑之后,还是打算给赵灵君。

    一来,林秀的实力,还没到那种程度。

    二来,在运气方面,他可能只比明河好一点点,一发入魂的可能性太小了,很大可能暴殄天物。

    七阶的水之精魄,凝聚起来可不容易,不能这么白白浪费。

    林秀来到赵灵君的宫院时,她正在房间修行。

    即便是修行没有瓶颈,也不可能一天十二个时辰的修行,念力的修行,枯燥且乏味,冥想时间久了,对于精神上是很大的折磨,林秀很清楚这种折磨,他只要冥想半个时辰,就有些头晕脑胀,冥想一个时辰,脑袋就有一种快要炸开的感觉。

    好在他天赋有限,修行一个时辰,元力就不会增长了,赵灵君却能坚持这么久,她能成为年轻一辈第一人,除了她的天赋之外,还有她坚韧的毅力。

    林秀敲了敲门,盘膝坐在床上的赵灵君睁开眼睛,揉了揉眉心,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看到她这个动作,林秀问道:“头疼?”

    赵灵君道:“习惯了。”

    林秀走到床边,说道:“休息会吧,我帮你按一按头,应该会舒服很多。”

    赵灵君道:“不用了。”

    林秀道:“试试吧,很舒服的。”

    林秀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就在舒服的躺在床上,让双双给他彻底的按摩放松一下,治愈之力的作用下,只要短短的睡上一会儿,就能卸下身体和精神上的所有疲惫。

    那种感觉,只要体验一次就会上瘾。

    在他的描绘之下,赵灵君终于打算体验一下。

    她平躺在床上,林秀坐在床头,双手放在她的脑袋两侧,轻轻的按压着,赵灵君本来有些头痛,很快就消减了许多,与此同时,一种深深的倦意袭来,她本能的想要抗拒,最终还是抵挡不了那种诱惑,卸下一切防备,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房间里面已经暗了下来。

    她竟然一觉睡到了晚上,周围一片安静,彷佛整个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很快的,外面有脚步声响起,一道身影踏入房间,房间内的烛火自己亮了起来。

    林秀端了一碗面走进来,说道:“看你睡的很香,吃饭的时候就没有叫你。”

    这碗面是刚刚下的,热气腾腾,香气四溢,赵灵君的确没有睡过这么安稳舒服的觉了,睡饱之后,再吃一碗菌汤面,她竟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看着她吃完了面,林秀取出一块拳头大小的浅蓝色晶体,说道:“刚才我将你的空间能力换成了水之异术,这是七阶的水之精魄,你试试吧,就算不能一次突破,应该也有用处。”

    赵灵君看着这块水之精魄,问道:“你不用吗?”

    林秀道:“我用了也是浪费,而且你的修为比我高,还是你用更合适。”

    没等赵灵君再说什么,林秀便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我是一家之主,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他收起碗,走到门口时,赵灵君忽然道:“等等……”

    林秀回过头,以为她还要推辞。

    赵灵君望着林秀,顿了顿,说道:“刚才的面,还有吗?”

    林秀回到厨房,给她煮了碗面,被灵音看到,于是便多煮了一碗,今夜月色很美,看着两姐妹在宫院的石桌旁吃面,林秀心里小有成就感。

    他的菌汤面,煮的越来越有水准了。

    因为秦婉喜欢吃,有时候修行到半夜她饿了,林秀就会为她煮一碗菌汤面,他甚至在后院开辟了一块菜地,用木之异术培育了一些蘑孤,又用治愈之力温养,这种蘑孤煮出来的菌汤,鲜美无比,用来下面自然最好。

    只可惜,无论林秀花怎样的心思,还是煮不出那家面馆的味道。

    他严重怀疑,那店主卖给他的秘方,是不是藏私了。

    灵音一边吃,一边赞叹道:“你煮面的手艺越来越好了,以后我晚上饿了就找你……”

    林秀看了看她们两姐妹,悠悠叹了口气。

    他有些感慨,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欠了赵家的。

    一颗七阶的水之精魄,足以让水系的异术师疯狂,如果放出风去,张家和宋家这样的,恐怕倾家荡产,也会抢着购买。

    如此珍贵的宝物,他就这么送给赵灵君了。

    送给了他大婚之夜逃跑的新娘。

    即便这样,他还总被赵灵君说小心眼记仇。

    他要是小心眼,世上就没有大气的人了。

    灵音看了林秀一眼,问道:“你叹什么气?”

    林秀道:“我在想,上辈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赵家的事情,这辈子是来还债的,才会遇到你们两个……”

    灵音立刻道:“我怎么了,和你成亲的又不是我,大婚逃跑的也不是我……”

    赵灵君看了她一眼,说道:“如果当初嫁的是你就好了……”

    说起这个话题,三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林秀借故道:“看着你们吃,我也饿了,我去给自己也煮一碗……”

    林秀离开之后,灵音轻哼一声,说道:“得了便宜还卖乖,如果不是娶了你,他哪有现在这么幸福?”

    灵君道:“但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欠他太多了。”

    灵音道:“慢慢还呗……”

    灵君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觉得,是你还的快,还是他给的快?”

    灵音想了想,好像是还不完了,很无奈的说道:“那我还能怎么办,总不能让我以身相许吧?”

    灵君看了看她,澹澹道:“只要你愿意,反正我不反对……”

    灵音看着她,微微一愣……

    ……

    王都。

    夜。

    此时已经是四更天,宵禁后的王都,万籁俱寂,除了青楼之中还很热闹,大部分人,都早已进入梦乡。

    王都某处宅邸,一道难以掩饰的元力波动,忽然扩散而出。

    林府,两座不同的宫院内,两位老妪忽然睁开眼睛,班主从床上坐起来,表情有些感慨,喃喃道:“不服老不行啊……”

    赵灵君的师父,则已经匆匆的飞出了宫院,脸上满是喜色。

    无数百姓从睡梦中惊醒,茫然无措一瞬,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

    而那些高门之中,却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有人突破天阶了?”

    “是谁?”

    “黄国公,郑国公,还是陈国公……”

    ……

    这显然是有人突破天阶才会产生的动静,无数人面露羡慕,天阶,这是多少异术师毕生的梦想,不知道又是哪位强者得偿所愿?

    张家。

    两道身影站在院子里,一位是白发苍苍的定国公,另一位看起来更加苍老,头上没有几根头发,脸上的皱纹也如树皮一般,两人望着某个方向,老眼中除了感慨,也满是羡慕。

    “是赵灵君?”

    “除了她,没有别人了。”

    “她才二十一岁啊……”

    “她恐怕会是大夏有史以来,第一个无上,上次的事情,张家不应该管的……”

    宋家。

    宋国公望着林府的方向,表情也很复杂,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时候真的让人绝望,十多年的修行,二十一岁的天阶,古往今来,绝无仅有。

    薛家。

    薛老国公同样是一脸的感慨,这么年轻的天阶,自家孙女做妾,一点也不冤。

    同一时间,齐国公府,皇宫深处,也有震惊且羡慕的视线,望向同一个方向。

    东宫。

    太子从睡梦中被惊醒,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赤着脚来到外面,看到一道灰衣身影站在宫院中,忍不住问道:“孙老,发生什么事情了?”

    灰衣老者满眼羡慕,说道:“赵灵君,天阶了……”

    听到这个消息,太子赤脚在院中站了很久。

    赵灵君天阶了,这本来不关他的事情。

    但不知为何,他却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