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移动版

第十章 手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接急报,去监视秦储君赵淮中的人,被识破,当场擒获。”

    下午的时间,徐苏正在庭院中以左右手对弈,身畔有妙龄女婢烹茶伺候,相当惬意。

    被忽然而来的消息所扰,徐苏面色微沉,怫然不悦。

    汇报消息的声音落下,他仍是毫无回应,过了一会儿在棋盘上落下一子,才扭头看向进来汇报的下属。

    那是一个精瘦的黑衫青年。

    徐苏本人已经年过五旬,脸上有肉,肤色白皙,一副养尊处优的富态模样。

    他是赵国安插在咸阳的探子首领,明面上则是经营皮货生意的商贾,暗中掌控的力量极大,包括赵国支持的几个宗门势力在咸阳安插的人手,必要时也可由他来调动。

    徐苏注视面前的青年,淡定道:

    “派出去的两个人,是以密令的方式传递的任务讯息,他们既不知道我们的身份位置,纵然暴露被擒,也牵扯不到其他事情。”

    “且邯郸曾传来消息,秦储赵淮中,在邯郸时屡次被少君等人设计,是个无能之辈,谅他也没什么手段。”

    你且下去,一切如常。”

    徐苏抿一口香茶,智珠在握。

    前来汇报的青年惭愧道:“是属下过于着急了。不过那秦储赵淮中,已让人将事情移交夜御府。送消息的人说,夜御府的兵马大肆集结,似乎要有动作。”

    “夜御府!”

    徐苏的眼神陡然锐利:“你让人继续关注那边的动向,随时来报我知道。

    注意,动用更隐秘的消息传递渠道,切不可暴露身份。”

    “诺。”青年快步离开。

    大半个时辰后,青年再次来到徐苏面前:“夜御府出动人手,在两刻钟之前,直扑渡生教隐藏在北市的据点。

    渡生教的人措手不及,迅速被击溃,死伤惨重。”

    听到夜御府的人出动是对付渡生教,徐苏先是松了一口气,遂疑惑道:“是我们让人去尾随监视赵淮中,他们为什么要找渡生教麻烦?”

    青年也有同样的疑惑,被赵淮中和夜御府的迷惑操作给弄懵了。

    “再探。”

    徐苏变得审慎起来:“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动作。”

    “诺!”

    青年匆匆离去。

    这次近一个时辰过去,青年才第三次返回,道:“韩人安插在城内的一股隐秘力量,也被夜御府捣毁,一应人等系数被抓,他们在城内的首领夏侯廉被当场击杀。”

    “夏侯廉死了?”

    “是,夏侯廉被杀前,夜御府的人当众询问是不是他让人监视储君赵淮中,夏侯廉自然不会承认,遂被处死。”

    “看样子夜御府是要大动干戈,不知谁是下一个目标。”

    青年道:“城内的各方势力虽然隐藏周密,但夜御府若想把他们揪出来,没有几家能真正躲过去。”

    徐苏默然思索,额头渐渐渗出一滴冷汗:

    “夜御府好毒的手段,他们故意大肆张扬,到处抓人,在抓人前当众询问是不是他们跟踪赵淮中,更是用心险恶。”

    青年一脸茫然,显然没能理解徐苏话中之意。

    ————

    夏姒三人藏在暗处,几乎旁观了赵淮中随同夜御府兵马的全部操作。

    “好毒辣的算计。”山魁冷冰冰的望着远处的长街。

    此时那街上气氛肃杀,整条街都被封禁。

    就在刚才,夜御府精锐已经端掉了又一家安插在咸阳的宗门势力。

    夏姒一袭长裙,衣衫被风吹拂的紧贴在她起伏有致的身上,曼妙丰腴。

    她询问身后商贾模样的中年人:

    “你可看出夜御府接到赵淮中被人跟踪的消息后,四处捣毁各家隐藏势力的意图?”

    夏姒的询问颇有考量之意,中年商贾不敢怠慢,沉吟着道:

    “夜御府大肆行动,是想让各方势力人人自危,起到震慑作用。”

    夏姒颔首道:“各家势力怕牵扯到自己身上,想要避祸,就要积极动作,反而要帮助夜御府找出真正跟踪赵淮中的势力,避免成为夜御府的目标。

    如此一来,咸阳各方就会相互猜忌,甚至互斗。

    夜御府不费什么力气,就能消耗各方,还能顺势将城内的势力梳理一遍,对秦人来说,好处极多,确是算计精妙。”

    那商贾模样的男子随之通透起来:

    “这计策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即便有人能看出夜御府的目的,也没法置身事外。

    否则自己说不定就会成为下一个目标,所以不管愿不愿意,都会被夜御府驱赶,相互挖掘,力争最快把真正跟踪赵淮中的人挖出来,好平息夜御府的这场行动。

    各方势力除非有把握藏身不被找出来,否则就不能置身事外。”

    夏姒微微摇头:“夜御府在咸阳经营已久,怕是早就掌握了不少势力的藏身之处,只是一直没有动手。

    这次正好利用赵淮中被跟踪,一举数得。”

    山魁插话道:“夜御府善战之名我也有所闻,听说其中奇人异士众多,不知这次的狠辣手段是谁想出来的?”

    商贾模样的男子道:“夜御府副史之一范青舟,素以阴险多智著称,应是此人的手段。”

    山魁道:“还有一个可能,是那位大秦储君。

    若是他能有此番谋划,其心智当不在范青舟之下。”

    夏姒蹙了蹙秀气的眉梢:“不会是他。

    在邯郸时,我曾详细问过少君赵晏,他这几年和赵淮中多有接触,此人没有这份机变善谋之能。”

    山魁:“赵晏又不是平原君赵胜,他未必就能看破赵淮中的心思。”

    夏姒想了想,莞尔道:“虽然不太可能,但若真是这位大秦储君,也是好事。”

    山魁嘿嘿笑道:“我这几日一直在琢磨你为什么要来咸阳,就在刚才,突然想通了。

    你就是为了秦储赵淮中,你想谋夺……”

    夏姒抬手打断,直接摊牌了:“你既然看出我的目的是赵淮中,可愿助我,出手制住他。”

    山魁道:“赵人之所以去跟踪监视赵淮中,就是你使得手段,将他们推到前边帮你试探赵淮中的反应。

    而且你还安排了其他人手,在暗处待命,你为什么不自己动手?”

    “我阴女教在咸阳的人手,只能扰敌,远不足以突破赵淮中身边的护卫,将其掳走。”

    夏姒看了一眼山魁:“你若同意出手,事后我不仅将褒姒的墓地相告,且会送你两名我阴女教的左道女尊,供你吸取元阴,如何?”

    山魁目光闪烁,望了一眼远处层层人马环绕护持的赵淮中:

    “我若出手,赵淮中身畔的护卫虽不足惧,抓住他也不难。可我一旦动手,气息就再无法隐瞒,届时吕不韦等人必会生出感应。

    以他们的能力,你有把握能离开咸阳?

    我的建议是设计将赵淮中诱到城外再出手,方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夏姒笑了笑:“想诱赵淮中出城,在这咸阳之地,变数太多了,同样不是上策。”

    她探手取出一卷竹简。

    那竹简表面斑驳,串联的竹片上隐含裂纹,散发着青惨惨的光晕,看起来破破烂烂。

    山魁却目光遽盛:“山河卷!

    怪不得你敢来咸阳,原来阴母将其随身道宝拿了给你防身。如此,老夫出手一次倒是不妨!”

    夏姒刀削般精致的唇角上扬:“那就说定了,我的人稍后动手,负责吸引夜御府的注意。

    赵淮中则由你负责。”

    夕阳在天际垂落最后一缕光芒,咸阳城慢慢暗了下来,夜色初至。

    夏姒和山魁隐在暗处,非常有耐心,并不急于出手。

    直到夜色全黑,赵淮中在侍卫的护持下,和夜御府的大队人马分开,准备返回咸阳宫。

    黑暗中,夏姒终于下达了动手的命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