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移动版

第九章 暴露的农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闹的长街上,两个农户打扮的人,走在人群当中。

    他们时而会和街上的商贩交谈,先后购买了草绳,谷种等农作需要用到的东西。

    表面上看,两人的行为举止完全符合农户的做派,没有任何异常。

    唯有两人近乎密语般,谨慎的交换讯息时,才暴露出他们的真实身份。

    “这位大秦储君在赵为质数年,一直处于半囚禁状态,此刻归秦,必然忍不住要出来走动,果然如此,我们之前的判断没错。”

    说话者体型中等,褐色的衣服带着补丁。

    头上是一顶破旧斗笠,将面孔遮掩在阴影下,只露出蓄满青色短须的下颚。

    另一人与他打扮相同,只是未戴斗笠,露出四十岁上下的面孔,被阳光暴晒后黝黑的皮肤,目光浑浊。

    咸阳城内,多是这种穿戴的百姓,都是咸阳附近的农户,偶尔进城来买卖生活所需。

    两人在前行中,偶尔才会瞄一眼前方数十步外的赵淮中,旋即又收回视线。

    他们有时还会穿插走到临近的街区,并未一直尾随赵淮中,显得异常小心。

    也是因为这种小心,让他们很坦然,笃定不会被赵淮中一行发现踪迹。

    此时他们远远的坠在后方,看着赵淮中等人走进一条窄巷,脱离了喧闹的主街。

    两人非常有默契,立即停止跟踪,选择继续在主街上前行,直到下一个路口才拐入和赵淮中等人并行的方向。

    他们利用对咸阳的熟悉,继续跟踪,却又保证了自身安全,不必担心暴露。

    “我们若是刺客,突施冷箭,这位大秦储君的随身护卫,未必就能保证他的安全。”戴斗笠者低语道。

    “他从秦宫出来,周围随行的好手不下数十人,防护的已经很周密了。”

    另一人打量着周围,但见道路两侧一边是一座宅邸的外墙,另一侧的建筑不高,而远近无人,逐渐僻静,遂放下心来与同伴交流。

    戴斗笠的农户忽然露出一丝狞笑:“你觉得我们要是出手行刺,有多大把握能干掉大秦储君?”

    没戴斗笠的农户,对同伴想要出手的念头有些意外:“就算能成功,咱们也没法撤走。

    这里可是咸阳,秦宫,夜御府,太尉府都在附近,你想死吗?”

    又道:“上边只要求掌握目标踪迹,真要动手也轮不上吾等二人。”

    戴斗笠的农户舔着嘴唇:“你怕了?

    若是躲在暗处,出手足够突然,以远距离的弓弩等物进行袭射,至少有五成把握能杀掉他。”

    “秦人残暴,四处攻伐,当年长平一役,屠戮数十万人赵人,我恨不得亲手溺死这秦人的储君,为我大赵数十万冤魂献祭。”

    “那你更应该留着这位秦国储君,他年少时便在我大赵为质,已经成了个废物,他若将来成为秦国之主,必是昏聩之人,亡国之君,与我大赵只有好处。

    你若动手,秦军兵锋之锐,岂是好相与的。

    而且,这城里管制极严,你不可能将弓弩等物带进来。”

    “原来你们俩是赵人……”

    就在两人低声争执之时,一个声音突兀的在他们附近响起。

    两人骇然抬头,便看见一个女人蹲在街侧的高墙上,长风吹来,衣襟猎猎。

    那女人居高临下,俯视两人,一双冰冷的三角眼满是讥讽和杀意。

    下一刻,女人纵身跃下,宛若雄鹰猎兔,身形还在空中,双足已经穿花般交替踢出。

    每一脚皆如重锤,空气中刺响震耳。

    砰砰砰!

    两名农户反应极快,双双出手抵御。

    然而当他们的注意力被凭空跃下的女人吸引,他们身畔的砖墙猝然炸裂,从墙后穿出一对儿拳头,以摧古拉朽之势锤在两人身侧。

    咔嚓!

    清脆的骨裂声中,两人口中呛血,身形被巨力冲击,双足离地,跌出四五米开外。

    那半空的女子此刻仍未落地,娇叱一声:“中!”

    其指端生出两缕金光,利剑般刺在两人小腹处,完成补刀。

    那两人落地时,口中已全是血沫,面色惨然。

    而他们直到现在也不清楚是哪漏了马脚,突然就被暴打,成了阶下囚。

    “乌甲,储君要抓活的,查问来历,你出手险些将人打死,如何跟储君交代。”

    从空中落下的女子正是姜泗。

    她满脸怒色,盯着被击穿的墙壁。

    从墙后跃出一个脸色冷峻的壮汉,哂道:“我心里有数,这两人都有修行在身,断然不至于被我一拳打死。

    将他们重创,是怕他们惊扰到储君。”

    这壮汉身高体阔,体外的长衫因为出拳发力,已经崩开,露出内里秦军将领才配备的黑色金属甲。

    两人说话的功夫,不远处已有人将两名跟踪者擒获,拖了过来。

    赵淮中这才在一众护卫的簇拥下露面。

    “这两人虽被重创,但储君还是不要靠近为好,免得他们垂死挣扎,惊到储君。”乌甲道。

    他就是前去邯郸护送赵淮中回来的队伍首领,回来后便顺理成章的做了赵淮中的近卫头子。

    “问问他们,看看是谁让他们跟踪我的。”赵淮中说。

    “诺。”

    乌甲点头,对身畔一名下属道:“你精通纵横法言之术,由你来审问。”

    那下属领命上前,开始询问。

    他一开口,被重创的两人如被催眠,迷了心智,几乎问什么说什么。

    赵淮中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这法言术真是厉害了,嘴巴就跟开过光似的。

    果然像简书里介绍的一样,纵横术不愧为嘴强王者第一名,能指鹿为马,蒙蔽对方意识,想在其面前撒谎都不行。

    他这个一国储君身边,尽皆精锐,奇人异士层出。

    那兵士不久后就过来汇报:“储君,这两人是安插在我们咸阳的赵人外围谍子,他们只负责接受命令,并不知道传达命令的人在何处,甚至不清楚对方身份。”

    “他们在哪接的命令?”

    “他们每间隔一段时间,就会去固定的地方,查看有没有命令传递下来。位置是城北某条小巷,若有任务,巷中会有标记。

    他们传送消息也是在巷内留下标记。”兵士说。

    乌甲请示道:“末将手下有墨家擅长追踪的好手,或能把幕后的人挖出来。”

    “这种事是夜御府的专长,咱们正要去夜御府,就让他们接手查个究竟。”

    赵淮中心下隐然有几分兴奋,穿越前可没遇到过眼前这种状况,又新鲜又刺激。

    而就在赵淮中让人暴打两名探子的同时,远处的一栋高层建筑内,却是站着夏姒和山魁,还有夏姒手下,那个商贾模样的中年人。

    夏姒收敛了自身气息,透过房间的窗口,遥遥眺望赵淮中等人的方向。

    他们随即见到赵淮中一行重新出发。

    不久之后,便来到了一栋恢弘的建筑正门外,那就是大秦威名赫赫的权职部门——夜御府。

    这时的夏姒三人也跟着更换了位置,出现在一座木质结构的宅邸上方,仍是距离极远的隐藏观望。

    山魁放出一种雾流般的阴冷气息,环绕在三人身畔。

    他们的身形瞬时变得朦胧模糊,即便在白天也很难发现。

    三人没等多久,就见到夜御府门口人马聚集。

    而赵淮中被护持在中间,数以百计的夜御府人马,兵锋所向,往城内的某个方向急驰而去,杀气腾腾。

    “这位大秦王储要做什么?调遣夜御府的人,弄出这么大动静。”中年商贾蹙眉道。

    “跟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