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移动版

第八章 夜御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赵淮中从章台宫出来,时间已近正午。

    他前脚回到寝宫,后脚就有人按庄襄王吩咐,将准备安排给他做的具体事务,记载在简书上送了过来。

    袅袅的轻烟从铜制的香炉中散逸,书房里充盈着好闻的草木香气。

    这个时代的宫廷,门窗皆是通顶的设计,几乎与房间等高。

    窗子以木材隔出许多方形条格,既起到了美观的装饰作用,又加固了窗户本身的稳定性。表面再辅以类似薄纱的材质,具有一定的透光性。

    赵淮中坐下后,开始查看面前的竹简。

    秦人的政体,已经有了后世的三权分立雏形,即立法、行政和司法三种国家权力分别由不同机关掌握,各自独立行使,相互制约,维持稳定。

    不过这毕竟是封建的王权社会,超脱在法理之上的还有一国之主这样的存在。

    “大秦百官以丞相为首,丞相以下是御使大夫和太尉。

    其中御使大夫执掌监察,执法之责。太尉则是最高军事统帅,吕不韦和父王想让我去的是守卫咸阳的军队,或者夜御府。

    啧,这夜御府掌握的职权竟和御使大夫,太尉平齐,仅次于丞相。

    好重的权柄!

    那么这个世界的秦就不是三公九卿制,而是四公才对,多了个夜御史……

    除了七国政府,这个世界的其他势力亦有不少。

    尤其因为有修行之术,各类教派宗门无不掌握着庞大的武力,时而有人以武犯禁,不服管教……夜御府就是处理类似事件的机构。

    包括妖魔鬼怪诱发的灾祸等等。

    这么说夜御府兼具着警察和国家安全机关的双重职能,且还握有处决权。这万恶的封建体制,将这么大的权力归属到一个机构当中,在现代是不可能出现的。”

    赵淮中口中批判封建结构不科学,心里却是多了些期待。

    他现在的身份恰是封建体系的最大受益人,一国的储君。

    以储君之尊进入夜御府,代王权实施监管之责,再合适不过,对这个权柄极重的部门也是一种掌控和遏制。

    “就选它了,这夜御府好玩的事情必定不少,且和修行者接触的多,也利于自身的成长。”

    赵淮中合上竹简,遂闭目温养体内的仙魔之力,及至天色渐晚,便回房睡觉。

    第二日,他就把决定告诉了庄襄王。

    庄襄王见他选的是夜御府,沉吟道:“寡人给你的选择当中,以这夜御府最是危险,每有超出常理之事,淮儿你可曾考虑好了?”

    得到赵淮中的肯定回复,庄襄王才点头应允,下了相关诏命。

    即日起,赵淮中就成为大秦夜御府监事,代掌王权。

    对夜御府来说,就和太子监国的意思相当,平常情况下负责协助正吏,有学习的意图,如遇特殊状况,甚至可以越过正吏行事,妥妥的大佬位。

    他从庄襄王处出来,便去了章台宫看望便宜老妈。

    在这个世界无亲无故,老妈虽然便宜,毕竟是前身的亲妈,感情还是有的。

    “淮儿快来。”

    得了下人通报,赵姬亲自从章台宫迎了出来,笑眯眯的揽住赵淮中,一副要抱抱的架势。

    赵淮中对便宜老妈突然而来的过分热情有点不适应,就感觉被赵姬使劲揽在怀里,香软丰腴的触感,略有些窘迫。

    赵姬却是暂时放下了礼制的束缚,相当享受这种母慈子孝的赶脚,抱着赵淮中不撒手。

    等进了章台宫,赵淮中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但凡后宫就不可能一片和谐,妖艳贱货心机绿茶婊扎堆的地方,各种勾心斗角是常态。

    赵姬出身普通,在后宫这样的地方,除了庄襄王的宠爱,没有任何依靠。

    她即便使尽浑身解数的魅惑庄襄王,心里却没什么安全感。

    然而现在赵淮中回来了,且展现出惊人的修行资质,庄襄王不仅让赵淮中随朝(参加朝会),还负责监管夜御府这样的权柄部门,显然是王储的地位稳固。

    赵姬这两天的心情简直美翻了。

    儿子可是自己的骨血,这么争气,就准备靠儿子一直靠到老死。

    “淮儿你进入夜御府,千万不可懈怠,要做出成绩给你父王和王室宗亲那些人看看,阿母可就靠你了。”赵姬眉开眼笑的叮嘱。

    赵淮中哑然失笑,附和赵姬道:

    “最主要的是气死你那些对手,让妖艳贱货们再不敢算计阿母。”

    赵姬愣了下,嘀咕了两声妖艳贱货,顿时喜笑颜开:

    “这宫里的其他女人阿母还不放在眼里,唯独秀丽那个……妖艳贱货乃是韩人王族出身,与你父王和亲,还生了成蟜,背后势力极大。

    淮儿你也要多小心她,别被算计了。”

    赵淮中笑了笑,和赵姬聊了一会儿,回到自己寝宫之后,考虑到明天要去上班,最后一天假期,便打算出去走走,好好看看咸阳城。

    “来人。”

    他声音未落,一名内官就小跑着推门进来。

    这内官叫刘琦,是赵姬心疼儿子,特意派过来的人。原是章台宫的内官二把手,来到当朝储君的寝宫成为内官首领,算是升了一级,人非常机灵,在当狗腿子这方面的天赋极高。

    “我想出宫走走,有什么限制吗?”赵淮中问。

    刘琦娴熟应对:“按秦律,储君要出宫,要去奉常和宗正处报备,且储君离宫牵扯甚大,请储君以安全为重。”

    “无碍的,我只是出去看看,那就去报备一下吧。”赵淮中说。

    半个时辰后,他穿了身便服,溜溜达达的出了咸阳宫。

    当然,即便想一切从简,以他的身份,身畔仍或明或暗的散布着不下数十人,皆是大秦精锐,负责护持他的安全。

    他从咸阳宫大门出来,刘琦弯腰跟在一旁,同样换了一身民服,低声讲解:“这条大街临近咸阳宫,出街左转前行,才能到达咱们咸阳城的主街。

    储君想看热闹,可以往那边走。”

    赵淮中微微点头,满脸新鲜。

    这街上以大块青砖铺地,街道两侧建筑林立,古意盎然。

    随着离开秦宫渐远,街上的行人也变得多了起来。

    “从宫里出来,叫储君不合适,你们换个称呼。”赵淮中说。

    “是,公子。”刘琦迅速改口。

    赵淮中又看向身畔另一名亲随,却是个气质精悍,略显黝黑的青年女子。

    这是赵淮中回来后,庄襄王亲自安排负责保护他的内宫女侍,叫姜泗。

    这姑娘一看就是个狠人,坐卧起行都有一种标枪般锋利的感觉,还有一股子狠辣无情的气势。

    就是长相普通了点,一双三角眼凶狠如雌豹,尤其是胸无大志,平的可怕,让人心如止水。

    “你放轻松一点,咱们是出来逛街的,不是打仗。”

    赵淮中边走边对姜泗道:“你修习的是什么体系?”

    “主修兵道杀伐之术,辅修阴阳术。”姜泗垂首回应。

    “到什么层次了?”赵淮中问。

    “阴阳五行术乃邹衍大家所创,在我大秦并无完整传承,我只修习到第六层,初开双行,金水为用。我主修的兵伐之术,目前距离圣境只差一阶。”姜泗回道。

    赵淮中小吃了一惊。

    要知道能兼修两样术法,都是天才级别,且其主修的杀伐之术距圣境只差一阶。

    这样的人居然只是自己的护卫。

    大秦当真是集聚天下气运,人才济济。

    护持他安全的其余两名近卫统领也都跟在周围,但并未表露身份,赵淮中只留下刘琦和姜泗在身边伴行。

    街上往来者甚众,摩肩接踵。

    天上骄阳当空,下午两三点的时间,走在街上,交错而过的都是身穿长衫的人。

    这个时代的长衫是把左边的衣襟加长,向右绕到背後,再绕回前面来,腰间以带子系住,往往用相间的颜色缝制,增加装饰和美感。

    男和女日常生活中的服饰形制差别不大,皆是大襟窄袖。

    不同处是男子的腰间系有革带,而妇女则以丝带系扎。

    在穿戴上,赵淮中还算适应,只是觉得不够方便,有些繁琐。

    让他难以忍受的是这个时代特么的没有男士内裤,甚至裤子都不普及,有些人下身就是两层长衫,形成内衬和外衫的样式。

    两腿间的钟摆也没个束缚,随便乱晃。

    最过分的是这个时代普遍采用跪坐,但凡跪坐的时候稍不小心,那画面你敢想?

    有时候赵淮中只能自我安慰,这样其实也不错,释放天性,自由自在的。

    他在街上溜达了半晌,并没有小说里常出现的闲事让他管,突然问:“夜御府该怎么走?”

    身畔的刘琦立马反应过来,这位主子不是单纯出来溜达的,忙道:“夜御府与咸阳宫相距不远,我们从前面左转,约四五百息时间可至。”

    赵淮中点点头,平声静气道:“有人在咱们离宫以后,暗中跟随监视,怕是不怀好意,你们发现没有?”

    “谁这么大胆?”

    刘琦吓了一跳,差点原地窜起来。

    好在还没失了方寸,强行稳住,没有到处张望。

    姜泗亦有些吃惊,却非害怕,目中厉色大作,道:“储君能确定吗?人在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