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移动版

第五章 破五食魔【周一求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庄襄王从石殿出来,回到赵姬处,说了将赵淮中留在‘宗庙’修行之事,脸上颇有欣喜之色。

    赵姬却不由得担心道:“我听大王以往所说,修行一途处处凶险。

    淮儿初次接触,你将他独自留下,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庄襄王失笑道:“先祖们一代代传承下来,仙台篇章的初始部分早被研究透彻。王后不必担忧,即便淮儿修行不得法,也不会反害己身。”

    赵姬这才略感安心。

    庄襄王兴致不减:“我观淮儿是个喜欢修行的,他虽伤了根本,难以在修行上有大成就,但仙台篇章蕴含无穷奥秘,只要小成,便可增长自身根基,於他身体大有好处。”

    赵姬想到自家儿子根基受损,顿时闷闷不乐。

    ……

    石殿。

    赵淮中体内,一股充满生机的气息奔腾往复,循环不休。

    他在赵国为质所遭受的一些伤患,隐疾,正在这股气息的洗涤下逐步恢复。

    从旁观的角度看,他的身体表面似乎有晶莹的微光在流转。

    丹田处,仙魔泉越来越是雄浑,气息外延,开始与第一节尾椎相连。

    这一瞬间,赵淮中像是打通了天地之桥,体内有一缕黑气凝如实物,延尾椎上行至脑后,最终竟从他的眉心游曳而出,环绕在他身体周围旋转。

    气机外溢,操控如实,正是仙台篇的第二层境界。

    此后一段时间,仙魔泉喷涌的气息节节上行,滋养着他的脊椎,很快就攀升至脊椎的第二节,而后是第三节,直到他的第四节脊椎处,才放慢速度,暂时停滞下来。

    从内视的层面看,赵淮中的脊椎下方四节,和丹田之间被一条溪流般的仙魔之气所贯通,又像是一条以尾驻地的幼龙,在其体内仰颈探首。

    “气息上行至第四节脊椎,一路攀登仙台。

    这是仙台篇中记载的仙魔泉,灵化,小山关和神通,食魔五层境界一次性通关?”

    赵淮中停下修行后,从盘坐状态起身。

    很难形容现在的心情,一次修行便突破五层关隘。

    这已经不是天不天才的问题,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修行太快就像龙卷风。

    此时此刻,他还能感觉到随着每次呼吸,全身的十万八千毛孔仿佛都在吞吐牵引虚空中游离的气体能量。

    “每次呼吸都在增长修行,这恐怕不单是它的增幅之功,还有灵魂穿越时空,被时间和空间洗礼带来的天赋?”

    赵淮中美滋滋的猜测。

    要是换个身份,或许会对自身展现的惊人天赋感觉忧喜参半,太秀的话容易招人嫉,通常会选择猥琐发育,否则便有可能成为祸端的起因。

    但他现在的身份,却不需要有太多顾忌。

    这个世界最强大国家的储君,有资格嫉妒他的人都不多,对他不利的因素被层层削弱。

    赵淮中忽然被眼前变化的光晕所吸引。

    他循着光芒看过去,但见前方石壁上,记载着仙台篇章原文的巨型石柱,此刻临近地面的部分,一些古篆字迹居然发出了微光,如宏潮交织。

    咔嚓!

    微响传来。

    那巨柱的底层基座,差不多五尺高的一节,缓缓侧分平移出来,形成了一个石台。

    赵淮中见那台上依次浮现出五点光斑,似乎和他一次性修行到第五层仙台篇章遥相呼应。

    “难道是一次突破五层,触动了这仙台柱的感应,才平移出了这个石台?

    这种变化我那便宜老子知不知道?”

    赵淮中走到石台附近。

    台面上流转着淡淡的黄色光晕,气息厚重古老,呈环形,直径超过三丈,表面有石头的天然纹理。

    四周刻满了字符,微光闪烁,仿佛在传达着某种讯息。

    可惜并非古篆,赵淮中一个字也不认识。

    “这石殿也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且残破不全,居然还能运转如常……它是以什么为驱动力?”

    “刚才便宜老爹说石柱曾经是个祭祀仙人的礼器……那这平移出来的石台会不会是个古祭台?”

    赵淮中目光灼灼,想着要不要往石台上献祭些东西,看看有什么变化。

    他抽出头上的一根发簪,往台上送去。

    要知道他身为储君,回秦以后,得了庄襄王不少赏赐,随身之物皆是价值不菲。

    这根发簪看似青绿如玉,实则是一根稀有的兽骨所制,珍贵异常。

    而就在发簪被他试着送向石台的刹那,其中立时传来一股吸力。

    那发簪不受控制的落在平台中间,转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卧槽,这是怎么婶儿?”

    “真把东西收走了?”

    “这石台彼端连接的是哪?”

    赵淮中发出三连问,一脸懵逼,且有些戒备。

    他仍是现代人思维,还没习惯这个世界的反科学套路。

    等那石台恢复平静,赵淮中默默观察,没发现其他变化,才重新靠近石台。

    “这真是个古祭台,能接受献祭?”

    他又试着往台上扔了几样随身物品,然而那祭台就跟睡着了似的,再没有刚才的反应。

    “还挺难伺候的这祭台,一般东西不收?

    嗯,也有可能是时间上的限制,一天或者说进来一次只能运转一回……看来得慢慢尝试。”

    赵淮中嘀咕,今天肯定是不会再有什么收获了,便转身离去。

    当他回身往外走,那石台悄然侧移,又回到了石壁内,就像是从未出现过。

    “我一次突破五层的事情,肯定不能照实说,但也不用全部隐藏,适当的透露一些,可以体现自身价值,不是坏事。”

    赵淮中出了石殿,瞅瞅天色,临近傍晚。

    这次修行共用了七八个小时。

    他一出来,就有宫廷内官,靠近执礼道:“大王让微臣在此等候诸君。”

    “父王现在何处?”

    “相国进宫求见大王,正在咸阳宫主殿议事。”内官回答。

    “相国?可是吕不韦吗?”赵淮中的面色略显古怪。

    内官点头:“正是吕相。”

    果然,人还是那些人,整个世界却成了另一番模样。

    眼见天色已晚,赵淮中道:“回寝宫。”

    内官赶忙躬身在前引路。

    赵淮中边走边琢磨,对于这个世界,自己知道的一些历史事件还会不会发生,他现在完全无法确定,只能留心观察。

    不久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归秦以后,庄襄王将咸阳宫的一座宫殿建筑群分拨给他,作为居所。

    身为一国储君,排面这块必须安排上。

    他的这座寝宫,殿宇高耸,楼阁交错,庭院深深,花园流水点缀其间,属实是个好地方。

    寝宫内仆从更是多如云雨,处处都透着一股奢华至极的腐臭味。

    赵淮中大晚上的回宫,仍有妙龄女婢在熬夜等待,丝毫不敢懈怠。

    见他回来,整个府邸内外都忙碌起来,女婢依次上前,问他是先沐浴更衣还是先进食。

    赵淮中摆了下手,自行走进书房,来到一面铜镜前。

    他修行的时候,就感觉自身好像有了些变化。

    镜子里,出现一张稍显苍白,但眉高鼻挺,眼睛狭长锐利的英俊面庞。

    “长得还不错,毕竟遗传摆在那,就是稍微有些冷漠的样子。唔,好像身高增长了一点。”赵淮中嘀咕。

    他这次连续突破,让体型高大了稍许,不明显,但仔细观察却不难发现。

    就在赵淮中对着镜子臭美时,他肩头位置,无声无息的浮现出一个黑色的影子,是‘它’又出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