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移动版

第四章 突破风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咸阳城。

    咸阳宫比邻的中心区域,有另一座规模庞大的府邸。

    秦国的丞相,当世杂家一脉成就最高的吕不韦,端坐在府邸正殿。

    “魏央,你把迎接储君归来的过程,说与我听。”

    吕不韦身穿银灰长袍,他的身体骨架很大,但体型并不魁梧,高大却显得清瘦,坐在那里极有气势,不动如山。

    他的下首席位上跪坐着一名老者。

    这老者,就是潜入邯郸将赵淮中带回来之人。

    他叫魏央,吕不韦门下食客,颇受器重。

    吕不韦话落,他便呈上一卷竹简:“相爷连日外出,不在咸阳,魏央怕有所遗漏,已将迎接储君归来的过程,提前记录,请相爷观阅。”

    吕不韦接在手里,低头翻看,面上从容平静,没有半点表情波动。

    他阅读的速度非常快,眼睛扫了一遍,便抬头道:“储君在没有接触修行的情况下,却能看破那阴魂之女有问题?”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

    “正是,储君遇事沉着,心性宽厚却又不失果断。在赵国为质,尚能保持这等心性,当真难得。只要假以时日,当为我大秦之幸。

    只不过……”

    魏央在吕不韦的注视下续道:“只不过储君在赵为质数年,体内本源缺失,怕是终身难在修行上有大成就。”

    吕不韦仍是那副风轻云淡模样,徐徐道:“确定吗?”

    “回来的路上,吾曾亲手探查诸君体质,才发现其体内隐忧难除。”

    魏央点到即止,便沉默下来。

    其他事情以吕不韦的心性才智,当然不会看不出来。

    吕不韦最后瞄了一眼手中竹简:“看来是我之前的期望过高了……”遂将竹简扔到一旁。

    他从席位上起身:“把我们知道的消息,命人送一份给秀丽。”

    “诺。”魏央应道。

    ————

    “吕相送来的消息说,大王和赵后之子,在赵国为质期间,被人坏了根基?”

    咸阳宫的沁阳殿内,响起一个平缓的声音。

    声音主人,是个凭席而坐的雍容女子。

    这女子五官秀美,肤白如玉,尤其一对儿大长腿即便是多层的宫装长裙也遮掩不住。

    她将长发在脑后结成高髻,从两侧看状若垂云。身穿秦宫常见的黑色外衣,鹅黄内衫,端庄中又透出一丝女性的温婉与媚态。

    这便是庄襄王的另一个宠妃,也是他的二子成蟜的生母——秀丽夫人。

    她身畔一左一右站着两个亲近女侍。

    其中一人应道:“送来的信息确实是这么说的。”

    秀丽嘴唇微抿,微不可察的笑了笑,泰然道:“赵后之子即便没被赵人所害,但在外为质多年,徒然浪费时间,心性才学,不如蟜儿多矣。”

    女侍微微俯身,符合道:“如今赵后之子身有伤患,更是远逊公子蟜。”

    秀丽夫人轻轻点头,终于笑出声来。

    ……

    庄襄王手指前方:“你看那面石壁。”

    正前方的石壁两侧,放置着一个个秦国已故先祖的灵位,而其中央,伫立着一根巨大的石质立柱。

    其颜色淡青,气息古老苍茫,一节一节的垒砌往上,就像是能捅到天上去。

    粗略一看,整个石柱表面铭刻着无数的篆文和线条勾勒的珍禽异兽图案,承载着未知的内容。

    “我族在这面石壁巨柱上所得甚多,包括天干地支,修行,农耕等术,过半皆来自这石柱上的传承记载。”庄襄王说。

    “淮儿你看见的这座石殿,名为宗庙,实则是远古神物。

    从逐鹿之战开始,帝与蚩尤交锋,就是在争夺这些石殿残壁,传言其上最核心的内容,蕴含长生之谜,可以登临仙台,超脱生死。

    这石殿外守卫森严,殿内更是只有历任大秦之主和王储可入。

    淮儿你出去以后,连你母后也不可诉说殿内详情。”

    赵淮中惊讶:“超脱生死?”

    庄襄王:“没错,相传这石柱完整时连接着仙人的居所,在上古时期,石柱是一件祭祀用的礼器,对其献祭,能够得到仙人的回应。

    只可惜石柱破碎,我大秦只得到了它的基座部分,用其献祭,沟通天居仙人的传说再也无法实现。”

    庄襄王娓娓又道:“这座石殿的其他残垣,分散在六国手中。

    六国与我大秦依此起家,才能坐分天下。”

    赵淮中心头一动:这个世界之所以和认知中不同,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些石壁残垣,将世界导入了和后世地球不一样的方向?

    庄襄王:“石柱上的部分内容,已被我族先祖所掌握。

    有先祖依其法修行,曾接近超脱之境,几与仙魔无异。”

    他话罢又从怀里取出一卷宛若碧玉雕琢,晶莹温润的竹简:

    “这简书上记载的是仙台篇章的拓印内容,为父来为你细细讲解,我儿可以参照石壁原文,初步了解修行。”

    赵淮中莫名的有些激动。

    在这个存在超自然力量的世界,只有掌握了真正的力量才能更好的生存!

    他当下便在庄襄王手指竹简,逐字逐句的解释中收摄心神,专注聆听起来。

    要知道他回到咸阳这几日,庄襄王已经为他安排了老师,课程排的满满当当,恶补各方面的知识。

    再加上继承自前身的记忆,所以虽是初次接触修行内容,但他并不完全陌生,自然而然的便可按照简书所授,对修行展开尝试。

    “仙台篇的初始部分,於我秦室一族来说,并无危险,我儿可放心习练。”

    赵淮中正沉浸在简书的内容里,连庄襄王话落便走出了石殿也未注意。

    就在他席地而坐,开始按仙台篇的内容存想,将自身寄托虚空,与天地自然展开沟通之际,其体内蓦然生变。

    他身畔的虚空异响乍起,空间犹如破裂一般,在肉眼看不见的层面,有蕴含在虚空中的某种物质,呈塌陷状开始往赵淮中体内涌入。

    呼呼呼~!

    他的每一次呼吸,都能牵引大量的虚空物质入体,与身体相合。

    从他的口鼻,乃至每个毛孔涌入的气息,皆在其胸腹处聚集,宛若江河汇海,而后下行,经小腹转至尾椎,又上冲直抵后脑,再由前额俯冲回落至胸腹处,完成一个小周天的体内运行。

    只不过赵淮中的这种周天运行速度异于常人,太快了。

    他体内汇聚的气息,逐渐分化,如同触手般探向他的身体各处,又像是汪洋正在不断生成新的支流,探索着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忽然间,千百支流在他小腹处汇聚,而后蛰伏下来,越聚越多,如同一个泉眼在这里安家,喷涌出取之不竭的‘能量’,供应全身。

    赵淮中睁开眼,能够很清晰的感应到体内变化,不禁有些纳闷:

    “便宜老爹之前讲解的时候说,在体内结成仙魔泉的修行,至少也要半载以上。老子修行这一会功夫,能有一小时?

    这速度……”

    赵淮中撮了撮牙花子,心头微动,尝试感应体内的它。

    顿时发现,它随着体内的气息而运转,此刻恰好游曳在他小腹处新缔结的仙魔泉之中。

    “我的修行速度,和它的增幅有关?当它盘踞在丹田,便能增加收摄天地气息的品质和频率。”

    赵淮中想了想,又看向手中竹简记载的仙台篇章第二层内容。

    然后再次闭目,继续修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