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移动版

1617 七大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个没有盖弗拉的世界。

    特鲁曼先生吸了一口烟,烟雾飘飘鸟鸟,他脸上有些笑容,不过很快收敛了起来。

    透过烟雾,他看着林奇,“我记得你以前说过,我们需要有一个敌人。”

    林奇点点头,“没有外部的压力我们就很难团结,阶级之间的矛盾很快会升级。”

    “你知道,一旦人们认为环境舒适了,他们就会开始思考,开始抱怨!”

    “我们得让人们有危机感,有危机感他们就不会抱怨,也没有时间抱怨!”

    “外部压力能够让我们更团结!”

    “曾经我以为盖弗拉会是我们的敌人,看起来我们太过于高估盖弗拉了。”

    特鲁曼先生记得这件事,当时林奇就是把盖弗拉当作了潜在的联邦的未来目标去对待,这给了特鲁曼先生很大的震撼!

    那个时候盖弗拉还沐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胜同盟核心国的荣光之中,联邦从上到下,都不认为他们能够战胜盖弗拉人。

    这也是最终国会作出了结束联邦中立政策的原因之一!

    他们听说盖弗拉希望能够更强有力的约束中立国,联邦不得不主动站队。

    可现在,十年的时间,这个让人深感自己弱小的军事强国,在联邦总统的口中,在林奇的口中,却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这很滑稽!

    我们以为敌人很强大,后来才发现,我们高估了敌人,低估了自己。

    一切为此营造的氛围,工作,目标,都像是笑话一样。

    特鲁曼先生指了指林奇,“你这些话的时候我很难不把你和一些反派角色联系在一起,你就像是一个幕后的坏家伙!”

    他知道林奇说的没有问题,他也知道自己其实也是这么做的。

    你不能让联邦的人民过得太舒服。

    联邦人,或者说全世界的人,一旦过得舒服了,没有了生存的压力,他们就会开始胡思乱想。

    他们会思考,为什么有些人和我一样,但我们却生在不同的世界里。

    他们认真的去思考这个问题,当他们发现这个问题没有任何解决的方法时,有一部分人就会觉醒。

    让人们在工作和生活上有紧迫感,不那么舒适,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因为每一天人们都会过的很“充实”,充实到回到家里躺在沙发上下意识的拿着鸡腿和饮料时,会忽略是什么让自己过得如此狼狈。

    林奇耸了耸肩,没回答这个问题。

    特鲁曼先生又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把话题重新找回来,“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在这件事上,谁能保证我们一定能够把这笔钱一分不少的收回来?”

    从首相阁下的身上他嗅到了一种很特殊的味道,和自己有些相同的味道,都是为了某个目标可以不择手段的味道!

    首相阁下先是利用贵族集团对皇室下手,一转头又打压了贵族集团就看得出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他做这些并不是为了自己成为帝国皇帝,而是为了让盖弗拉能够跟得上新的国际形势。

    从特鲁曼先生内心中来说,盖弗拉的首相阁下就算不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也是一名合格的政客。

    他有远大的理想,去实现理想的基础和手段,以及他能够认清现实。

    很多政客其实都认不清现实,就像是那些愚蠢的普通人!

    到现在为止很多人都认为只要少缴一点税,只要官员尊重一下普通人的意见,生活就会变得更美好。

    这简直蠢透了!

    他们从来都没有意识到,他们身边总会有一些不抽烟不喝酒的人,这些人按道理来说应该比他们更富有。

    因为香烟和酒精也是昂贵的支出,他们省下了这笔钱,可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变得更好,为什么?

    人们不会去思考这里面更深层次的一些问题,他们只会抱怨联邦政府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

    有些政客天真的认为,只要我为大多数人的利益奔走,我就会得到支持,并且成为联邦最伟大的政治家……

    这真他妈是一个让人笑不出来的冷笑话!

    盖弗拉的首相阁下并不是一个理想派,他很现实,他蛰伏了几十年等待一个机会,并且让他抓住了。

    他不会把希望寄托在未来的好运气上,他肯定会做点什么,就像是现在这样。

    这笔钱借出去好借,但怎么收回来?

    也许只有普通人和那些天真的政客会认为“一个国家应该不会赖账”,可事实上会赖账的国家才是一个成熟的国家。

    更重要的是,老首相年纪大了,他很有可能会在战争结束时,或者即将结束时选择退休。

    新上台的首相会不会承认现在的首相在战争期间所做的事情,以及所有的承诺,还是一个未知数。

    如果老首相愿意牺牲一下自己,那么新首相完全可以否认他过去做的一些事情。

    然后把这些事情都推给已经退休的老首相,接着怎么办?

    盖弗拉新政权不承认这笔贷款,老首相拿着“微薄”的工资来还贷?

    这可能是一个国际笑话,可它同样和前面那个一样,不怎么好笑。

    而且就算新政权承认了这笔贷款,什么时候还钱不是联邦说了算,而是欠钱的人说了算。

    甚至有可能他们内阁会申请破产,然后重新以“新党”的方式接手盖弗拉的政权。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毕竟老首相做了这么多的铺垫。

    他把权力从皇室的手中夺了回来并“封印”了皇室继续掌权的机会,还驱逐了大批的贵族让权力高度地集中在一部分人手里。

    那么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向过去的旧时代挥手告别,用“破”和“立”迎来一个新时代了?

    多党派交替执政前,旧时代通过破产解决很多政府还不上债务问题不过分吧?

    特鲁曼先生看过不少林奇的“经济理论”,包括一些学者和专家在林奇的那些理论上延伸出来的一些东西。

    现在在这个领域里,林奇已经被认为是公认的“理论奠基者”,现在他还年轻,人们还不愿意那么简单的承认一个年轻人给一门学科奠基了。

    但随着林奇年龄的增长,最终人们会承认这一点!

    他是现代经济和金融理论的开拓者,奠基者,甚至有可能会被人们冠以“现代金融之父”的修饰词!

    特鲁曼先生自然也能够明白,个人,公司和国家,本质上没有任何的区别。

    他可能没有林奇想的那么远,只是单纯的觉得,这笔钱不好收回来。

    至少他不能代表联邦政府这么做,如果收不回来这将会成为他执政的污点,一辈子都洗不掉。

    任何时候任何人只要提起这笔五十亿的军事援助,他就会被架起来,挂在耻辱柱上被人打拳。

    林奇微微颔首,“你的担忧非常正确,我也认为这笔贷款放出去之后,就很难收回。”

    “不过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来实现它,比如说……”

    他弹了弹烟灰,动作很优雅。

    有钱人做任何事情都会让你由内而外的发现他们的那种风度,潇洒,自然。

    而穷人不管做什么,都只会让人觉得他们做作。

    世界从来都不公平。

    特鲁曼先生没有催促林奇,他看着林奇弹了弹烟灰之后又吸了一口气,才在呼出这些烟雾的同时说出了他想要听的那些话。

    “把这件事交给七大行去做,不过我们需要安美利亚地区的关税权,这样就不用担心他们反悔。”

    “我们抓住安美利亚的关税,就等于掌握着随时对这个区域进行金融经济掠夺的权力。”

    “我们既是参赛的选手,又是裁判,我们可以成倍地从那里得到我们想要的一切!”

    特鲁曼先生抬起手示意林奇先停一停,然后突然问道,“哪来的七大行?”

    “不是六大行吗?”

    谁都知道,联邦有六大行,金汇,荣盛……以及联邦储蓄银行,除了这六家银行之外,其他那些私人银行连他们任何一家的零头都比不上!

    能和它们并称的,在联邦似乎没有。

    林奇笑得很……纯粹,实际上是一种奸猾,但帅气和财富让这些变成了纯粹。

    “以前是,但经历了这件事之后,就是七大行。”

    他伸手点了点,“联邦黑石银行!”

    特鲁曼先生顿时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

    林奇在勒马尔群岛拿到了国家银行的股权,现在他手里拥有一家可以印刷钞票的央行,并且还在联邦上市……

    如果……

    特鲁曼先生看向林奇时的表情变得更有趣味性了,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那样!

    你永远都不知道林奇的极限在什么地方,每当你觉得“他可能到此为止”时,林奇就会重新刷新一次对他的看法!

    甚至特鲁曼先生都能够想象得到,即便六大行知道了这件事,他们也不会反对!

    因为这笔款子真的不算少,如果他们来掏,每个银行大约要拿出八亿多现金!

    请注意,这是现金,一旦动用了八亿的现金,就意味着银行遭受挤兑的可能性会增加。

    他们必须收缩贷款业务,以减少发生挤兑的可能与风险,直接或间接的将要影响到银行大约三十亿以上规模的贷款业务!

    不过他们现在多了一个选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