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移动版

0009 给无嘿姆塞么卡勒凸c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嘭”的一声巨响,一把椅子在迈克尔的手中散了架,他的搭档急忙拦在了他和“线人”之间,尽可能的让迈克尔冷静下来。

    今天的行动彻底的失败了,不管是临时突击前去送货的林奇,还是搜查他临时居所的另外一队,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他们别说找到线人口中至少五千块的零钱了,连一块钱的零钱都没有看见,不管是林奇自己的身上,还是那个房间里。

    行动失败意味着迈克尔要在同事的面前丢脸,联邦税务局内部的阶层和职务关系让这个特殊的部门里面有着外人难以想象的竞争力。

    每个人都想要成为“特工”,而不是“调查员”,迈克尔是非常有机会晋升的那一个。

    可如果因为这次失败的行动惊扰了林奇和福克斯导致后续的计划失败,那么他就会成为一个笑柄,并且两三年内不要指望可以晋升了。

    绝大多数人在遇到问题和麻烦的时候,都会把责任推给别人,迈克尔把这次失败归咎于线人给了不可靠的情报。

    于是他把线人约到了这间房间里,然后在暴怒和咆哮声中举起了椅子,狠狠的摔在他的背上。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那些错误的情报,导致了我损失多少东西?”,他一边挣扎着想要从搭档的阻拦中挣脱出来,一边伸手指着伏在桌上看起来很痛苦的线人。

    线人是一名报头,塞宾市以及其他城市中主要的情报渠道都掌握在一些专业的情报搜集机构和报头们的手里。

    报童们会把自己发现的有些不一样的事情告诉报头,这也是报头和报童们之间的另外一份工作。

    他们未必会因此给报童们什么报酬,没有钱,没有奖励,可报童们却还是很服从的这么做了,来换取刻薄的人情。

    一些聪明的调查员、探员都有一些类似的线人,同时一名报头也不只服务于某一个上家。

    大家出来买卖情报都不是为了什么正义和道德感,就是为了钱,不需要把自己标榜的太高尚。

    像迈克尔这样的人也有,但不多,把气撒在线人的身上是一种很蠢的举动。

    报头因为背部被椅子狠狠的砸了一下面部的肌肉扭曲着纠结在一起,他眼里泛着仇恨的光泽,这股恨意很快就变得温顺起来。

    他有把柄在迈克尔的手中,他之前弄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恰好被迈克尔发现了。

    迈克尔带走了那个女孩,同时也留下了一些证据,比如说他认罪的录音和他亲手写下还有他指纹的犯罪经过。

    “我没有撒谎,我手里的孩子就给了他接近一千五百块的零钱,我发誓我没有撒谎!”,他为自己辩解着,也在祈祷这可怕的一切快些过去。

    他似乎忘记了曾经也有个女孩也这么祈求着,却没有得到她希望的结果。

    迈克尔推开了搭档,走到桌子边上,他揪着报头的头发一拳头打了上去,他的搭档站在一边,没有继续的阻拦。

    只要迈克尔不用东西他就不会太过于干涉,至少赤手空拳打不死人,但拿东西可以,他这么做只是为了防止意外而已,并不是真的不想让迈克尔有暴力行为。

    当然如果真的弄出了人命的话也不是没办法解决,只是要稍微麻烦一些,打点的东西很多。

    塞宾市是一座小城市,不管是调查局还是税务局,和法院的人都很熟悉,他们不会为了一个游走在灰色边缘的人把一名有着大好前途的政府工作人员往死里判。

    有很大程度能够当庭无罪释放,毕竟追捕逃犯的过程中发生一些小小的意外也是可以被人们接受的事情。

    一拳,两拳,三拳……

    一连打了好几拳,打到报头的脸颊高高的肿胀起来并且还有些变形的时候,迈克尔才放下了拳头。

    他甩了甩双手,拿起桌子上装着水的杯子举了起来,把冷水浇在了报头的脑袋上。

    水顺着头发一丝丝的滑落,让他有些模糊的意识顿时清醒了过来,紧接着剧烈的疼痛和局部失去知觉的麻木交错的感觉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感觉很疼,但是具体疼在什么地方,他不知道。

    “安排你的人,今天下午给他送五千块钱的零钱过去,然后我们抓现场!”,迈克尔很快就有了办法,他回头看了一眼搭档,搭档微微点头表示同意了他的计划。

    从司法的角度来说这样有可能涉嫌“诱使犯罪”的行为本身就是违法的,而且嫌疑人在这个过程中所有产生的行为和采集到的证据,都不具备法律效力。

    可这里毕竟是一座小城市,大家都认识,没有必要因为一些不会闹到外面的事情让彼此脸上都不好看。

    有些时候对于一线的侦破工作人员来说,稍微操作一下证据链,让罪犯顺利的伏法是很正常的行为,大家早就习以为常了。

    他又揪了揪报头的头发,把他的头发往后撕,让他不得不抬起肿胀了半边脸颊的蠢脸看着自己,“明白了吗?”

    报头闪躲的目光让迈克尔心中的愤怒与某些他说不上来的情绪消散了不少,他还是那个让人无法“拒绝”的迈克尔,不是那个突然间有些胆怯并退让的家伙。

    “是……我明白了……”

    迈克尔松开了手,湿漉漉的头发让一些水渍落在了他的手掌上,他伸手在报头的衣服上来回擦了擦,然后拍了拍那张肿胀的脸,在报头的惨叫声中带着一丝满意的笑容离开了。

    房间里恢复了平静,报头的眼神从极短的憎恨,仇视,癫狂,又逐渐变得温顺起来。

    他慢慢的站了起来,刚刚挺直腰杆顿时就有一股钻心的痛让他不得不佝偻着上身,他拿起帽子压在头上,稍稍停顿了一两分钟的时间,离开了这间房间。

    另外一边,从洗衣店回到临时居所的林奇看着被翻乱的房间第一时间选择了报警。

    是的,报警,他没有默默的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虽然他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很快警察就来了,他们看了一下现场,立刻就有了判断,加上林奇说自己丢了五百块钱,这很明显是一宗入室盗窃案件,而且金额不算小。

    至于如何能够侦破,那得看林奇的运气,用警官的话来说,没有人知道是谁进来的,附近也没有目击者,如果对方不继续犯案并且被抓住的话,很难为林奇追回损失。

    那意思基本上就是说,这件案子到此为止了。

    在警察们即将准备离开的时候,林奇突然补充了一些线索,“警察先生……”

    站在门口负责做现场笔录的警察收回了在同事身上的注意力,继而看向林奇,“是的?”

    “我想起来了,我还丢失了一枚金戒指,那是我准备送给我女友的礼物,里面刻着‘我的挚爱凯瑟琳’……”,他懊悔的叹了一口气,“我应该把它带在身上!”

    警察更加的同情这个年轻人了,他在现场笔录的最下方写上了这个小细节,并且安慰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如果那个家伙近期要脱手的话,说不定会被我们发现。”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了吗?”

    林奇摇了摇头,“不,没有了,感谢你们能过来,先生!”

    警察收回了笔,夹着写字板,他扶了扶帽檐,“等候我们的好消息吧,小伙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