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移动版

第四十九章 快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吃完饭后又陪着汪雨寒几个人讨论了一下剧情。

    虽然林启荣是编剧,但是汪雨寒等人演过的影视剧无数,经历丰富,对于剧本里面的剧情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给出来的建议也是他们在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经验之谈。

    对此林启荣视为珍宝,拿着一个笔记本把她们的建议都记录了下来,表示回去之后还要继续修改剧本,到时再拿给吴青松。

    “加油。”阎伟晔给他加油鼓劲,“我很期待和一个名编剧成为好朋友。”

    “谢谢,我也期待你能够演绎出一个与众不同的贺涵。”

    而汪雨寒则显得霸气很多,“有事找我。”

    “一定。”林启荣点点头,在吃饭的时候,他们已经互换了手机号码,加了微信好友。

    “期待下次合作。”孟姿也送上自己的祝福,“不管是编剧还是导演。”

    “承你贵言。”林启荣笑道。

    不想当导演的编剧不是好编剧,他也是一样,曾经有一个导演梦。

    告别三个巨星,林启荣找到吴青松告辞。

    他正在房间里研究着剧本,看来今天的讨论会又给了他一些灵感,希望能够挖掘出更多的亮点。

    “今天谢谢你了。”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林启荣摇头笑道,“看你们的准备工作,就知道这一定会是一部成功的电视剧,期待着它的面世。”

    “我也是一样,”吴青松说道,“拍摄出好的电视剧和电影,是每个导演都希望做的事。

    如果还能够给这个社会带来一些触动,带来一些特别的意义,那就更好了。

    以前的老前辈这方面做的很多,到了我们这一辈就差远了,娱乐产业是发展了,但是很多东西却丢掉了。”

    他的神色有些遗憾。

    “总会好起来的,凡事总要有一个过程的嘛。”林启荣安慰道。

    “所以希望就在于下一代导演啊,或许你可以尝试一下?”

    吴青松看着林启荣突发奇想道。

    林启荣苦笑着摇摇头,“我承认我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要想实现这样的梦想,我还差得太远太远。

    不过我会努力的,谢谢你的信任。”

    吴青松拍拍他的肩膀,“我相信你。”

    ※※※

    “叮咚叮咚。”

    门铃声在房间里响起,薛语脂披好衣服打开木门,看到外面站着一个陌生的男子。

    “你好,快递。”

    “快递?”薛语脂指指自己。

    “请问是薛语脂小姐吗?”

    薛语脂点点头。

    “那就是你的快递了。”快递员说道,把手中的快递亮给她看,上面正是写着她的名字。

    “哦。”薛语脂有些疑惑地打开门,在上面签好字,把快递拿了进去。

    她很少网购,最近也没有买什么东西,怎么会有快递的?

    包裹很轻,用折纸刀把它打开来看,里面包着的是一本书。

    薛语脂满头雾水,谁会给自己寄书?

    她有些好奇地拿起这本书,眼睛在看到书名的时候,就微微一缩。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她的心似乎被紧紧揪住,一下子闷闷的。

    仅仅是一个名字就对她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说的不就是自己吗?

    抱着复杂的心思,她翻开了里面的内容,然后就沉浸在故事内容当中。

    仿佛她就是那个梅湘南,本以为幸福圆满的婚姻生活,却是一个恐怖的人间地狱,一个牢笼将她死死关在里面不能透气。

    谭兴不就是哪个安嘉和吗?不,甚至比安嘉和更加可怕。

    以前的谭兴文质彬彬、温文尔雅,又是学经济的,能力很强,这是自己和他结婚的主要原因,但是如今他已经完全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从事高利贷的工作之后,他的性格就变得激进起来,后来被抓进监狱坐了几年牢出来之后更是性格大变,心思非常敏感,总是怀疑自己在他坐牢的时候背着他出轨,周围的邻居都被他怀疑了个遍。

    因此自己除了接送女儿以外,几乎都不怎么出门,穿的衣服都不敢太过暴露,否则给他看到了就会暴怒,然后就会是狂风暴雨般的怒骂甚至毒打。

    出来之后,他被曾经的老板再次找到,为了安抚他背锅的经历,让他单独负责放贷的业务,可以说重新有了事业。

    不过他的性格没有丝毫改变,对自己甚至对他们的女儿都是想骂就骂、想打就打。

    今年更加夸张,一个月可能就回来一次,她知道他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他也从来不掩饰,反而对她各种讽刺,说她水性杨花什么的。

    这样子的日子,真的快忍受不下去了。

    当闹钟响起来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已经到了要去接女儿下课的时间了,自己居然看了一整天,中午没有吃饭却一点都不觉得饿。

    她把书本合上时,一张纸条飘了出来,上面似乎写着一些字。

    她好奇地拿起来来一看,脸色瞬间大变,眼中出现了挣扎的情绪。

    她似乎看到了那个总是一脸宠溺地看着自己女儿的男生,正微笑着问自己。

    “你要做那个梅湘南吗?即使承受可怕的家暴、虐待也只是默默承受而不敢反抗吗?

    或者你还在期待着他会回心转意,变成以前的谭兴?

    你能承受,那么你的女儿呢?你希望她在这样的家庭里成长起来吗?”

    “我······”

    她喉咙里发出没有意义的声音,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答案。

    接回女儿、做饭、洗澡,一直到睡觉的时候,她的脑海里依然回荡着那几句话。

    看着身边熟睡着却依然蜷缩着身子的女儿,她的心是乱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选择。

    ※※※

    林启荣并不清楚自己寄给她的快递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他只是觉得薛语脂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恐怖了,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曾经在前世取得巨大成就的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这部电视剧播出之后,在全社会引起了极其热烈的反响,让大家关注到了家暴这个非常现实的话题,分析了暴力家庭成员的心理和心态的微妙变化,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它引起了社会上对于女性遭受家暴的现实思考,让妇联高度重视这个问题,后来直接推动了前世第一部反家暴法的出台,具备非常巨大的现实意义。

    甚至这部电视剧被很多人成为童年时候的阴影,更多的人是从中明白了家暴的可怕,学会了应该如何保护自己。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对于社会的贡献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即使是在十几年之后,江湖上依然有它的传说。

    而安嘉和的饰演者冯远征老师则成为了家暴男的代表,无论何时都会被扯到这个角色上面去,成为了永远都摘不下来的标签,也足以说明这部电视剧的成功。

    在他的眼里,薛语脂和梅湘南有太多相似的地方,只不过薛语脂可没有电视剧里的安嘉睦来拯救她,能够拯救她的只有她自己。

    所以自己兑换了这部电视剧的原著小说,以快递的方式寄给她。

    在书中,自己夹了一张字条,其中写了一些话,希望能够让她明白到自己的处境,做出自己的选择。

    之后她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会和谭兴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他猜不到,只能等待可能会发生的事。

    如果没有任何变化,自己只能选择搬出去,或者让乔风帮忙处理这件事了。

    现在他能够做的只有等待。

    从剧组回到公司,林启荣终于放松了下来。

    “爸爸。”潼潼第一时间扑进他怀里,“欢迎回来。”

    “谢谢宝贝。”林启荣揉揉她的头发笑道,“今天乖不乖?玩的开不开心?”

    “我很乖的,”潼潼扳着指头说道,“今天和芳芳阿姨学习了怎么画花朵、蝴蝶,中午也吃饱饱了,胡姐姐带我睡了午觉,起床后就看佩琪,然后你就回来了。”

    “是吗?真棒。”林启荣开心地把她抱起来转了一个圈,“宝贝是最棒的。”

    “嘻嘻。”得到了他的表扬,潼潼的小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林启荣把她放下来,“我们现在开始玩游戏好不好?”

    “好啊,是撕名牌的游戏吗?”

    “你也知道是撕名牌啊?”

    潼潼点点头,“上午胡玫姐姐和其他几个叔叔也玩了这个游戏,我也玩了。”

    “你怎么玩?”林启荣不禁笑道。

    “其他人站好了,胡玫姐姐抱着我撕他们。”潼潼说道,嘴巴微微皱起来,“可是我撕不下来。”

    “哈哈。”林启荣开心地笑起来,摸摸她的脑袋,“那是因为你还小,力气不够大,所以撕不动他们。”

    潼潼有些不开心了。

    “这样好不好?改天爸爸帮你专门做一套衣服,以后可以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这个游戏好不好?”

    “真的可以吗?”

    “当然。”林启荣点点头,“很快你就可以上幼儿园了,到时就会有好多小朋友和你一起玩这个游戏了。”

    潼潼马上开心地笑了起来。

    安抚住她,林启荣才来到大厅,和胡玫等几个人开始练习撕名牌游戏。

    加上他一共七个人,模仿的就是《快乐奔跑》的七个主持人。

    “我们把最近练习的一些想法都汇总起来了。”

    胡玫递给他一个文件,上面汇总了不少撕名牌的玩法,都是她们在最近一段时间练习得出来的结论。

    “我知道了,挺不错的。”林启荣看了一遍,点点头说道,“回头我整理一下,加上一些我的想法,就可以参加电视台的竞争了。”

    “老板,我们真的要参加《快乐奔跑》的下一季的剧本竞逐吗?”一个男员工兴奋地问道。

    林启荣点头说道,“是啊,怎么,对自己没有信心?”

    “不是,我觉得这个撕名牌游戏非常好玩,肯定会很受欢迎的。”男员工连连摇头说道。

    “只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我们居然可以参与到这样一个王牌综艺节目的制作中去。”

    “以后你就会知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胡玫在一旁说道,“跟着老板走,一切皆有可能。”

    “那是。”

    林启荣不禁笑了起来,“好了别吹了,我们开始练习吧,要想打动见多识广的节目组可不容易啊,我们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练习,这几天大家都会很辛苦的。”

    “只是游戏而已,可比枯燥地坐在电脑前好多了。”胡玫笑道,“大家都巴不得一直玩这个游戏呢。”

    “这个游戏可以作为公司的固定节目,一年评选一次,看谁能够成为最强者,你们说好不好?”

    “好。”几个人都跃跃欲试。

    林启荣拍拍手,“那好,我们继续练习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