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移动版

第五十一章 后记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正统六十九年,当了五十年太孙的朱见深,没有能够登上那个位置,就与世长辞。

    一时之间,民间在皇上克太子之外,又有了克太孙的说法。

    当然,这不是因为百姓已经厌倦了那个位置上一直坐着那个皇帝,实际上,正因为那个人坐在那里,大明的百姓心里从来没有过忧虑。

    只是,绝大多数大明人从一出生就是这一卫皇帝,一直到他们老死,这个皇帝依旧好好地坐在那里。

    这大明的天一直没变,大明的发展也就从来不会中断。

    每个人都在看着紫禁城中的那个皇帝,不知道他还能活多久。

    生于正统三十六年的朱佑樘已经是一个三十四岁的中年,就连他的儿子朱厚照都已经十五岁了,但是坐在皇位上的那个皇曾祖,依旧精力百倍,常人难及。

    也就在这一年,他的好朋友张锐也因病去世,这让他觉得,自己也似乎等不到登不上皇位那一天。

    正统七十一年,朱佑樘在巡视西北军务之时,因中暑从马上摔落,英年早逝。

    在紫禁城中已经九十六岁高龄的朱瞻基接到消息,第一次有了退位之想。

    不过,玄孙朱厚照今年才十七岁,让朱瞻基暂且放下了退位之想,开始全力培养这位玄孙。

    虽然历史已经改变,但是这一世的朱厚照依旧是机智聪颖,处事刚毅果断之辈。

    当然,因为他已经是第四代皇孙,自小备受娇惯,性喜奢华。

    在小事上,他有些得过且过,在大事上从不含糊。

    在守孝的一年中,朱瞻基将他圈禁在了宫中,每日只让他看自己的手稿,而且是看完即焚。

    这一年的时间,对朱厚照来说是痛苦又充实的一年。痛苦的是他的小美人们都不能临幸,那些好玩的娱乐都不能再玩,就连球赛,也不能去现场看了。

    但是收获却是巨大的!

    他这才明白,自己的高祖原来真的不是凡人,而是以为神仙下凡。

    高祖不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和,还能后知五百年。

    他在这一年中知道了,一个国家的政治体系没有更好,适合最好。

    而且高祖还拿出了不同的政治体系一一跟他分析,让他知道了各种政治体系的优劣和不同。

    在这一年中他知道了,原来经济才是一个国家的命脉。

    经济就是创造、转化、实现价值,满足人类物质文化生活的需要。

    对个人而言,价值的创造、转化与实现是个人人生价值的体现。

    而国家经济是对物资的管理;是对人们生产、使用、处理、分配一切物资这一整体动态现象的统一安排。

    生产是这一动态的基础,分配是这一动态的终点。

    而掌握了管理权,分配权,也就意味着政府的稳定。

    百姓安居乐业,大明的统治才能永远稳定。

    在这一年中,他知道了,为什么高祖一直要由皇室直接控制军权,不允许任何勋贵拥有调兵权。

    只有掌握了军队,才能保证皇室的权威得到维护和巩固,才能形成对规则的维护。

    掌握军权不是仗势欺人,而是维护规则的稳定。

    在这一年中,他也知道了,为什么高祖如此重视科技的研发和领先,因为这是对生产力的最有效利用的手段。

    科技的领先,意味着技术的领先,成本的降低,在经济活动中,能够一直站在供应链的顶端。

    他也知道了,为什么大明有着占领全世界的能力,却还要放任一些小国存在。

    这不仅是为了丰富人类的文化存在,更是要为一个没有危机的世界增加一些获利和竞争力。

    有竞争,有压力,才能有进步。

    最后,他明白了,为什么高祖如此重视文化的传播,为何扶持三教,却以真理教为国教,极力打压绿教和基督教的存在。

    这不仅是要让全世界都认同大明的伦理观,价值观,世界观,更要让所有人都自发地向大明靠拢。

    文化的力量是看不到的,却是最稳定的,比军队的屠杀和震慑更有力量。

    从十七岁到十八岁,朱厚照这一年的时间迅速地成熟了起来。

    他原本自小就喜欢习武,而高祖不止一次说过,他是子孙之中最像自己的。

    这一年中,他也从一开始的争强好胜,变的开始喜欢研究静功。

    而他也的确有天分,一年下来,他已经内劲小成。

    看到朱厚照内力小成,朱瞻基才真正放下心来,他不再担心以后的他会英年早逝,留下幼小的皇子皇孙,会被大臣们玩弄于鼓掌之中

    正统七十三年,朱厚照大婚,随后被朱瞻基安排进入幼军实习。

    正统七十四年,朱厚照的三位妃子为他各生了一个孩子,其中两个男孩。

    正统七十五年,皇帝朱瞻基整整百岁,大明各地为这位百岁皇帝大肆庆贺。

    而这一年,朱瞻基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子孙,他只知道,大明的百姓人数已经超过了八亿。

    而除了大明之外,全世界的人口加在一起,才刚好十亿左右,也就是说,全世界华人占据了百分之九十的地盘,人口也达到了百分之八十。

    这主要还是印度,东瀛人口多了一点,像整个欧洲,如今的人口也不到两千万。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朱瞻基完全不担心其他国家能成为大明的威胁。

    正统七十六年,朱瞻基举行了隆重的禅让大典,将皇位传给了已经二十二岁的朱厚照,并亲自为他选了年号正德。

    不过,朱厚照虽然登基为皇,却坚辞年号,昭告天下,新年号虽然从现在开始算,但是要等高祖归天之后才实行。

    所以从正统七十六年开始,大明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年号混乱期,虽然皇帝是正德,但是年号依旧是正统。

    而已经一百零一岁的朱瞻基虽然荣登太上皇,却依旧活跃在大明的各个角落,依旧控制着大明的各个方面。

    唯一不同的是,他变的更加自由了。

    正统七十七年,在朱厚照登基一年以后,不论在国家大小事务上面,他都处理的游刃有余,朱瞻基对他完全放下心来。

    正统七十七年开始,朱瞻基开始了自己的大明游历之旅。

    一列专车,冬季会一直行驶到中洲大陆的最南端星城(新加坡),到了夏季,又可能会行驶到大明帝国的最西端北海港(圣彼得堡)。

    虽然朱瞻基已经不在皇位上,但是他对这个国家的发展却了解的更清楚了。

    正统八十年,已经一百零五岁的朱瞻基不顾所有人的反对,从应天府乘坐火车,抵达了大明最北的北海湾(白令海峡)。

    从这里坐船抵达莱州府(阿拉斯加)后,又换乘火车,开始了自己的东洲之旅。

    东洲的各大王府全部严阵以待,拿出最好的东西来款待自己的这位老祖宗。

    这一趟东洲之旅持续了整整四年,朱瞻基几乎是每个王府都走了一遍。

    最后,在正统八十四年的十一月,他的脚步抵达了东洲南大陆的最南端。

    但是,他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率领舰队继续向南。

    航行不久,舰队就发现了一个被冰雪覆盖的大陆,只有少数科考人员登上了这座寒冷的大陆,舰队继续围绕这座大陆航行。

    正统八十五年五月,舰队完成了这次艰难的航行,然后发回了电报,宣布大明又发现了一座面积一千五百万平方公里的大陆。

    只是这座大陆因为气候寒冷,并不适宜居住。

    消息传遍了全世界,整个大明为之欢呼,在应天府的朱厚照没有征求朱瞻基的意见,就正式宣布,这座冰雪覆盖的大陆被命名为高祖岛。

    因为不适宜居住,这里将不会移民,只做研究应用。并列为大明的禁区,严禁任何人登陆。

    大明为此专门组建了两只舰队,一支驻扎宣王府,一支驻扎南北岛,保护这座冰雪大陆。

    高祖岛的发现,意味着这个世界上最后一块土地也变成了大明的土地,这个时候的朱瞻基,已经有了心满意足的感觉。

    正统八十五年七月,舰队抵达了南北岛(新西兰)。

    这里也被称之为雅州府,是朱瞻基的第七子雅王的封地。

    朱瞻基抵达这里之后,在这个风景秀丽的地方休养了两个月,才又启程前往蓝妃岛。

    正统六十年,八十二岁的蓝贵妃驾鹤西去,因为生前遗愿,她被安葬在这个以她命名的小岛上。

    蓝妃岛就是后世的法属波利尼西亚,也被国人称作大溪地。

    在许多旅游杂志上,这里的波拉波拉岛都被评选为世界最美海岛。

    而蓝贵妃的墓葬,就被建在波拉波拉岛上面。

    在这里,朱瞻基彻底抛开了世事,住了整整两年。

    已经一百一十四岁的朱瞻基彻底变成了一个老朽,许多时候都会不自觉地睡着,现在出行,也不再坚持自己步行,而坐上了轮椅。

    一直到正统八十九年九月,才在朝廷一封又一封的电报催促下,启程返回大明。

    已经坐上皇位十三年的朱厚照担心他的身体,生怕他在外面去世,自己名声也就坏了。

    但是朱瞻基还很清楚,自己还能撑几年。

    正统八十九年十一月,朱瞻基回到了离开九年多的大明,刚回来,就遇到了真理教的一场大纠纷。

    第一任真理教教宗是蓝烟,第二任是马迪,第三任是马电,他们都是备受推崇,毫无异议地就任。

    但是马电在今年夏季去世,为了教宗的位置,真理教各方意见不一,已经僵持四个月,新的教宗依旧没有选出来。

    在知道真理教的重要性的时候,目前真理教因为教宗人选矛盾重重,朱厚照也不敢随意打压一方,任命一个新的教宗。

    也有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催促朱瞻基回来,解决这个问题。

    在整个大明,能够一句话就解决这个大矛盾的人,就只有一个朱瞻基。

    目前,真理教的矛盾主要集中在两个人选上面,一个是明代本土数学家王文素,一个是名冠大明的外裔真理学家达芬奇。

    王文素今年刚好四十岁,论年纪在真理教属于后辈,但是其涉猎书史,诸子百家,无所不知。

    尤其是他长于算法,其数学理论在物理,化学等各个方面都起到了奠基作用。

    真理教之所以推出他来,也是为了狙击名气太大的达芬奇,因为换个人,根本不是达芬奇的对手。

    达芬奇今年五十一岁,他在十六岁那年就一举成名,其创作的《大明百年庆典图》一经面世,就震惊世人,其作品被誉为大明的《清明上河图》。

    而且其油画作品偏于写实,比艺术影响力上,甚至还要比张择端更胜一筹。

    这副作品很快就被朱瞻基看中,作为大明博物馆的当代镇馆之宝给收藏了起来。

    其后,达芬奇又接连创作了《蓝贵妃》《我的母亲永衡公主游园组画》《世界之皇》等作品。

    不过,在达芬奇用六年的时间,从理工学院拿到六门科目的学位之后,就不再作画,而是进入了机械研究院,成为了一名研究员。

    正统五十五年,永衡不顾其他人反对,将次女永清郡主嫁给了二十四岁的达芬奇,这是大明皇室成员,第一次与外裔人士成婚。

    但是永清比绝大多数郡主都要幸福的多,因为达芬奇可不是一般人。

    这三十年中,他的研究发明多不胜数,是目前大明拥有各项专利最多的学者,也是最富有的学者之一。

    比如他研发出了新一代的重型飞机发动机,让飞机的载重量从十吨以下,直接跃升到五十吨以上。

    还有新式的电子望远镜,第一次引导学者的目光越过了太阳系,向银河系进发。

    这还只是他的诸多贡献中的两项,就能看出他对大明的巨大贡献。

    虽然他的贡献巨大,虽然他也算是皇室成员,但是真理教宗这个位置,可以说是整个大明最有权势的位置,绝大多数本土的真理教众,都不愿意让他一个外裔成为教宗。

    论成就,他远远超过其他人,但是关键是他的身份有些尴尬。

    他的支持者虽然比不上对方势力人多势众,但是都是行业精英,所以绝对不能轻待。

    而另一方人多势众,代表了大明学术界的保守势力,更是不能得罪。

    不过,朱瞻基返回应天府之后,在真理教代表大会上只是说了一句话,就让绝大多数人改变了主意,达芬奇成为了大明真理教第四任教宗。

    “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真理教的职位从来不是从资历,年龄上来决定,而应该从对社会的贡献上。”

    这句话,也成为了真理教以后的人员选拔标准。因为其他任何职位都可能会有争论,但是如果从社会贡献度上来评选,就能有一个明显的量化标准。

    大明各方面蒸蒸日上,朱厚照这个皇帝当的也算合格,朱瞻基即使回到大明以后,也隐居在了皇宫,很少再过问世事。

    但是人人都没有忘记朱瞻基,只要他在一天,仿佛每个人都有了主心骨。

    不过,正统九十年的冬季,朱瞻基在回到大明一年以后,终于因为年岁过高,无疾而终。

    他终年一百一十五岁,不仅是历朝历代活的时间最长的皇帝,也是在任时间最长,年号时间最长的皇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