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移动版

第四十四章 压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对朱瞻基而言,从电话和无线电报被研发出来的那一刻开始,大明的一统大势就已经无法阻挡。

    任何逆势而为的人物,都将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哪怕秦皇唐宗复生,也逆转不了。

    在原本的历史中,古代生产力的低下,中央政府对地方的管辖薄弱,是历朝历代都无法解决的难题。

    但是当电话和电报将整个国家的上下阶层串联到一起的时候,任何人都无法在一个成熟的管理体制里面产生颠覆性的影响。

    除非这一套体制已经从上到下,从内到外彻底。

    朱瞻基用了几十年的时间,为大明重新建立了新的教育系统,新的官员体制,新的军队体系,新的思想体系。

    当这些系统都在他的精心安排下,开始了良性的自我运转,这个时候,即便是他,也很难纠正,最多只能纠正一下方向。

    这就好比一辆车,如果某个零件坏了,你就必须要修。但是如果运转良好,这个时候,你只需要掌握方向盘就好了。

    大明现在就是一辆运转良好的汽车。

    西洲两家王府的势力太大,这是有历史原因的。因为当初的西洲上昆仑奴太多,不增强他们的实力,很难在那里发展。

    当初不安排更多的王府前往西洲,主要是当初中央政府对西洲的管理不够,容易养虎为患。

    现在,大明有了无线电报,有了电话,中央对地方政府,对军队的控制就会直接上升到另一种层次。

    这个时候,就不怕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就好比汽车没油了,明知道唯一一个加油站的油不好,但是为了能够前行,还只能先加一点前行。

    等到了下一个加油站,当然要赶紧加上好油。

    只有两家王府在西洲,一开始虽然会造成他们势力扩张。但是对付两家王府,总比对付七八家王府要轻松的多。

    这两家王府的势力再大,面对浩浩荡荡的历史大势,只能顺流而行,否则就会被大势扫平。

    他与官员们的作用,就是让这种碰撞变的轻一些,对社会的影响小一些。

    他派解云去西洲,也是相信解云能够处理好这件事。

    对解云来说,朱瞻基在战略方面可以蔑视敌人,但是他作为战术的执行人,就必须重视敌人。

    从大明离开之时,父亲的一句“履薄临深”让他铭记在心。

    他很清楚,掺和进皇室的“家务事”,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

    即便他现在做的千好万好,等到皇室成员前嫌尽释那个时候,他也落不到好。

    不过,他相信当今的陛下。因为跟在这位陛下身边十几年了,他清楚地知道陛下胸怀宽阔,而且对尽心尽力的大臣们宽容优待。

    古往今来,许多皇帝都是多疑善变,寡情薄意的。但是这位陛下,从来不曾亏待过任何人。

    从永乐朝到现在五十多年,除非大臣们自甘堕落,违法乱纪,没有违法的大臣们几乎都是安然地善始善终。

    而且解云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他与现在的太孙朱见深关系颇好,除了太孙的老师彭时,他解云算是跟太孙最亲近的。

    他还是太孙世子朱佑樘的座师,朱佑樘今年十岁,聪明伶俐,颇受陛下和太孙重视。

    所以,在太子已经去世,太孙将来会继任皇位的时候,他没有太多的担心。

    没有后顾之忧,是解云敢放手来干的底气所在。

    汉州城。汉王府。

    日落西山之时,汉州城内所有获得邀请的达官贵族们分别乘坐马车和汽车,来到了城内规制最奢华的汉王府。

    汉王府每年除了可以获得全境税收的大约百分之十,本身还从事奴隶贩卖,与欧洲的贸易,与阿拉伯人的贸易,与大明的贸易。

    这些年来历经四任汉王,积累下来了大量的财富。

    除了蓄养私兵,汉王府将大部分的钱财都耗费在了这座家族的大本营上,这个王府修建的越来越大。

    虽然在规制上,汉王府并没有超过亲王府的规则,但是,论起占地面积,一点也不比应天府的皇宫小。

    一开始,还有许多大臣一直在告发,但是在朱瞻基亲自为东瀛王修建了江户王宫之后,官员们全部都偃旗息鼓了。

    因为东瀛王宫的占地面积,一点也不比应天府的皇宫小,只是建筑小一点。

    汉王府似乎明白了朝廷的底线,他们谨遵亲王府的规制,每一处大殿都不逾规,但是占地面积越来越大。

    解云在汉王府的大门口下了汽车,换乘了汉王府准备的马车,一直又走了半盏茶功夫,才抵达了汉王府正殿。

    坐在他身边的蔡康看了一眼驾车的马夫,轻声说道:“汉王府北方是火车站,南方是内港码头,这一片区域占地达到了三百万平米,论地盘,可要比应天府的皇宫大多了。”

    解云却似乎没有关注这个方面,有些好奇地看着庭院里到处优游自若的动物。听了蔡康的话,他笑道:“只要汉王府的建筑规制不超过皇宫,占地哪怕十余里,也不用在乎。我倒是觉得在王府里面设置一个动物园,挺有意思的。”

    蔡康又道:“汉州城这里虽然是天然良港,却没有大河。上一任汉王准备将汉州城前往南方三百里外的汉河之畔,并且在那里修建一座水电站,却又舍不得这座汉王府,至今没有拿定主意。”

    虽然解云明知道他是故意在汉王府侍卫面前提起这个话题,打草惊蛇。但是他不认为自己需要玩弄什么阴谋诡计。

    对他们这个层次的人来说,阴谋诡计只是小道,靠阴谋诡计也不可能成就大事。

    天下之势如同潮流潮涌,浩浩荡荡,顺势而为,堂堂正正的阳谋,才是成就大事的基础。

    所以他只是笑道:“如今汉王自有考量,我们就不需为他们操心了。”

    见解云不愿意谈这方面的事,蔡康明白了过来,不再挑起话题,安静地看着一群小鹿不怕生地凑到了马车跟前,似乎想要车上的人喂它们吃食。

    马车抵达了汉王府正殿,以朱见注为首的汉王府十余位在家的宗室,还有王府属官在正殿外迎接

    而解云这边,随同他一同出使的各部官员,再加上布政使,按察司,海军,等各级官员,人数更多。

    双方相互依次见礼,级别更低的人员被引进了二院,而解云他们被迎进了殿内。

    六月还是汉州城这里的雨季,二院的院子上面被拉了数十个大帐篷,将整个天空都挡了住。

    在帐篷下面,被牵了电灯,映照的灯火通明。

    不过,这边的电力供应有限,电压不算够,所以经常可以看到电灯忽明忽暗。

    大殿之内,朱见注坐在主位,右边是汉王府宗室,左边是以解云为首的朝廷官员。

    双方一番闲叙,打开了话题,朱见注望着解云笑问:“据闻解学士生于南洋,长于南洲,又曾经历练东洲,这次又巡视欧罗巴,西洲,这天下都见识了一遍。不知学士对这中洲之外各地,各有何见解?”

    解云稍微沉吟了一下,回道:“以臣所见,这东洲富,南洲宁,西洲强,欧洲乱。”

    东洲沃土万里,资源丰富,比中洲之地面积大,资源更多,现在只有人口比不上中洲。

    也是因为东洲有这么好的条件,所以朱瞻基将东洲都封给了自己的儿子们,杜绝东洲有独立之意。

    南洲相对于其他地方,是一个孤悬大陆。这座大岛上面的大部分地区都不适宜发展,虽然也有不少矿产,但是发展潜力有限。

    不过南洲没有外敌,有大明海军保护,那里的人安居乐业,与世无争。

    西洲又有不同,这里的汉人只占了人口的三分之一,在沙漠地区以北,生活的阿拉伯人都已经臣服大明。

    在沙漠以南一直到雨林地区,还生活着数百万昆仑奴,他们的人数还要多于汉人。

    因为奴隶买卖,加上汉王府和晋王府一直是以强权征伐,所以这里的军队和王府势力,都要强于其他地区。

    听了解云的分析,朱见注笑问:“那么各地相比中洲又如何?差距有多大?”

    “各地与中洲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这差距,乃是……”解云没有再说,而是用手指指了一下天,又指了一下地。

    众人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是天与地的差距。

    朱见注晒然笑道:“解学士怕不是言过其实了吧……”

    解云的眼睛在大殿内扫射了一圈,将每个人的表情都记在了心里。转回到了朱见注的身上,他才笑道:“言过其实吗?不,我不这样认为,因为事实就是这样。王爷,那你认为东洲,南洲,西洲,有哪里可以跟中洲相比的地方呢?”

    这句话一问,朱见注自己也沉吟了起来。不论人口,兵力,各地与中洲的确都差距甚大。

    各地唯一能与中洲相比的,也就只有矿产资源了。

    解云当然不需要朱见注的回答,又道:“我中洲五千年历史渊源,积累下来了无数眼睛看不见,却又无比重要的规矩和传统,这些传统海纳百川,将整个华夏的种子播撒全世界。但是你们不要忘了,你们的根基都还是在中洲。

    没有我中洲,各地都会像欧罗巴,大食人一样野蛮生存。你们没有电,没有工业,没有汽车,火车,更没有电报,电话,火枪,炸药。如果没有这些东西,你们也都拎着大刀长矛与昆仑奴,与大食人,与那些欧罗巴白人打,你们打得过吗?

    汉王爷,如今你汉王府乃藩王中间势力最大的王府,那么我想问问王爷,你们有多少真理教众?你们有多少发明创造?你们离开了大明,能制造出连发枪吗?能制造出车床吗?能制造出汽车,火车吗?

    且不说这些,你们离开大明的工匠,能制造出万吨巨轮吗?没有大型的万吨巨轮,你们又如何跟外界贸易?难道靠小舢板吗?”

    这一番话说的朱见注无言以对,他却不服气地说道:“西洲将士常年作战,有着中洲士兵难以比拟的士气和勇猛。”

    解云看着他笑道:“这些将士难道不是我大明将士吗?王爷将他们分成中洲将士,西洲将士,似乎有些不妥。”

    朱见注又有些语塞了,却见解云站起身来,走到斜对面的隶属于汉王府,却由朝廷发放俸禄的汉山卫,长汉卫两位指挥使面前,问道:“谢指挥使,毛指挥使,你们可还是我大明的指挥使?”

    两个指挥使不敢懈怠,抱拳而立道:“生是大明人,死是大明鬼!”

    “很好!”解云满意一笑,又转身说道:“不管东洲,西洲,南洲,这都是我大明疆域,在这里生活的百姓,也都是我大明的子民。中洲富足,是整体的富足,是陛下数十年来大力发展真理,才让百姓过上了好日子。

    诸位有些年长之人恐怕也都清楚,数十年前的大明是什么样的?那个时候的大明面对草原上的蒙元余孽,都难以应付。是当今陛下,研发出来了燧发枪,让我大明将士面对蒙元骑兵,依旧可以占据优势。

    在数十年之前,我大明何曾有过大规模的工业?连造枪都需要工匠一锤子,一锤子地敲打出来。

    是陛下让马致才发明了车床,是陛下仍然发明了轴承,是陛下让人发明了橡胶,是陛下让我大明每年钢铁产量由不到二万吨,发展到现在的数千万吨。

    还有那蒸汽机,没有蒸汽机,如今的海上能有如此的多的船只,可以不用借风行驶吗?不能!

    蒸汽机,电力,这些都是陛下殚精竭虑,为我大明百姓谋福利的结果。没有这些,我们所有人也都像大食人,白人一样,茹毛饮血,过着野蛮人的生活。”

    朱见注心头大震,他从来没有仔细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情,总认为这一切不过是社会发展到现在的自然变化。

    虽然他知道当今陛下极为重视真理教,还将真理教奉为国教,要求百姓实事求是,重视真理发展,但是他也不认为这是皇上的功劳。

    他笑着说道:“这是天下人共同努力发展的结果……”

    “王爷此言差矣!”解云丝毫不给朱见注面子,朗声说道:“虽然陛下一直不让人宣传,但是这几年大明中洲境内,已经开始为这段历史写史,我大明的发展,几乎全部都是陛下一手推动的。

    就连真理教,也是陛下组建的。而真理教如何出现的,王爷不会不知道吧?还有那富国公马迪,真正做到了一人富,天下富。还有蓝贵妃,没有陛下,斗姆娘娘能将意思魂魄寄予她身,引领了我大明的化工,医学发展吗?

    没有蓝贵妃,汉王府,晋王府,当初能抵挡西洲的瘴气,在西洲落地生根吗?”

    一番话说的朱见注无言以对,刚好一位内侍走了进来,在他耳边低语了一番。他起身笑道:“晚膳已经准备好了,诸位入席吧……”

    汉王府准备的晚宴非常丰盛,西洲的奇珍异兽众多,许多野味都是中洲难得一见的。

    但是朱见注吃的食不甘味,看着解云在众人之中长袖善舞,备受推崇,他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他没有想过要造反,这天下本来就是他们朱家的天下,造哪门子的反啊。

    他只想让汉王府能够在西洲地带拥有一定的自立权,这样他这个王爷也可谓是一方霸主。

    所以这些年,他一直尽力打压地方官府,想要让汉王府能不受地方官府的压制。

    可是,从解云此行抵达西洲,他就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他原本以为汉王府现在的势力已经足够强劲,数万精兵在西洲战无不胜,各大土著部落在汉王府面前都不过是圈养的牲畜。

    这一切却都是假象,离开了中洲朝廷,汉王府什么也不是。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未来无光。

    晚宴结束,送走了朝廷系统的官员,朱见注却留下了汉王府的属官们。面对众人,他只问了一句话:“我汉王府发展四十年,如果没有朝廷的支持,还能有什么可以仪仗的?”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众人面面相觑,不明白汉王的意思。

    朱见注又道:“从明日开始,对我汉王府势力范围内的资产做一次全面统计,我要知道,我汉王府到底有多少家底,多少底蕴。”

    相比汉王府的压抑,朝廷系统的官员们一个个却是欢愉无比。

    以前的时候,地方官员们备受汉王府的压制,不允什么事,汉王府都想掺和一下,让许多官员行事都受到不小的掣肘。

    但是解云一到,一番话说的汉王无言以对,可谓是扬眉吐气。

    这倒不是朝廷的官员们不尽心尽责,在这个家天下的时代,汉王府是宗室,他们当臣子的,只能尽力维护,而不能对着干。

    否则的话,就不是汉王府的错,而是他们的错。

    他们只能自带镣铐与汉王府周旋,自然助长了汉王府的嚣张气焰。

    但是现在,他们发现汉王府不过是个纸老虎。

    在朝廷面前,汉王府也只能在规则以内行事,不敢有任何逾规。

    特别是这次解学士的到来,也给了他们一个明显的信号,那就是朝廷并没有五十汉王府的作为,并且有意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这些官员们并不都是得过且过之辈,在发觉到朝廷的信号之后,内心的底气也充足了许多。

    如果是在没有广播和无线电报的年代,朝廷根本不能掌握下层的声音,这让朝廷的统治会产生断裂。

    而现在不同,当他们能直接与朝廷进行对话的时候,汉王府对他们的影响自然也就减弱了。

    有了这样的心态,解云在西洲想要开展调查和统计,得到的支持力度也就大了许多。

    各地的信息通过无线电报汇集了过来,能够让解云随时了解到第一线的信息。

    而因为电报局控制在内务府的手里,汉王向其他王爷发的电报,也被解云第一时间就了解到。

    看到朱见注想要邀请其他王爷一同来找矿,开矿,解云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就是双方信息不对等的优势,在汉王看来,他怕的是朝廷嫌他势力太大对付他。

    但是实际上,皇上并没有单独对付汉王府的意思。皇上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平衡。

    平衡朝野上下,平衡官员与百姓,也要平衡各家王府之间的势力。

    现在,朱见注邀请其他王府来西洲开矿,想要依靠西洲的矿产来拉拢其他王府。

    但是对解云来说,他这番举动恰好是朝廷想要做的,现在不用朝廷行动,汉王府自己就已经先做了。

    邀请了其他王府来西洲,舍弃一部分利益,拉拢更多的王府与朝廷对抗,这在汉王看来是明智的做法。

    如果朝廷真的想要对付汉王府,这不失为明智之举。

    可是朝廷的目的不是针对某一家,只是想要平衡汉王府过大的势力,现在汉王府的所作所为,不过是殊途同路。

    所以,看到汉王这样做,解云是非常开心的。

    “发电报去南洲,让南洲总督府早日派船将各家王府的代表送过来。这样一来,我们也能早日返回大明了。”

    解云当然也不是什么都不做了,既然汉王府误会了朝廷的意思,那当然要将错就错,故意误导汉王府继续积极推动合作。而且,他还要在其他方面给汉王府施加更大的压力。

    六月十七,解云在抵达汉河水电站视察的时候,表示朝廷将会加大在西洲的开发力度,今后将会派驻更多的工匠和技术人员前往汉州府。

    六月二十五,解云检阅了汉州府的两大护卫营的军演,表示朝廷目前因为生产有限,所以暂时不会考虑给他们换装连发枪。

    七月初三,解云抵达了汉州府南方的清江口海军大营,表示朝廷需要海军能够在西洲发挥更大的作用,并且要求西洲海军要像中洲一样,组建属于自的海军陆战队,能够在陆地上打仗,打硬仗。

    七月初七,解云乘坐火车抵达了黄金城,要求黄金城扩大防卫面积,向北方进军,协助汉王府加大对土著的剿灭。

    这一切,都给了汉王府极大的压力,似乎朝廷已经准备好对汉王府动手了。

    (不好意思,这几天有点事,更新有点拖延了。最后的大结局阶段,我尽量圆满结尾。新书也在准备中,回归老妖最擅长的题材,也是老妖最喜欢写的题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