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移动版

第九十八章 来自世界支配者的警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阿姆斯特丹,荷兰的首都,也是著名的旅游胜地之一。

    根据罗伯茨所掌握的情报,名叫乌贝托布鲁尼的年轻人本来出生在意大利,却后来因为父亲的早逝,随着母亲的改嫁而来到了荷兰,后来母亲也去世了,他就一个人住。

    在许多认识他的人眼中,这是一个木讷而孤僻的老实孩子,学习成绩一般,没有朋友,也看不清他有什么喜好,但是谁也不会想到他会成为一位“恐怖分子”。

    “他真的是个很善良的孩子,经常还会来看看我这个没人理的老婆子,就是性格孤僻,我过去也有些担心,但是还是没想到……唉,一定是网上的人教坏了他,他还年轻,所以才会误入歧途……”

    在布鲁尼曾经的住处旁的一栋木屋里,在罗伯茨两人的面前,一位坐在壁炉旁的老奶奶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叹息说道。

    在官方的口径当中布鲁尼是一位潜伏在荷兰的恐怖分子,而罗伯茨这次也是以小报记者的身份来知情人。

    而看着面前的老奶奶,温蒂也不失时宜的表示了深深地惋惜,一边试图套出更多的信息,她的泪眼婆娑,眼圈泛红,不知情的人定然会以为她是情感泛滥了,但唯有罗伯茨知道这不过是她的伪装而已。

    两人之间的搭档工作,向来都是温蒂处理人际关系、情报之类的问题,而罗伯茨则处理战斗方面的问题,而就在温蒂努力试图套出更多情报的同时,罗伯茨则在透过窗户看着不远处那个布鲁尼家的原址……

    一个已然沦为了废墟、到处都是燃烧痕迹的残破木屋,据说这是由于地下室的剧烈爆炸而引发的,而在那有足球场大小的地下室内则发现了大量的电子零件残害,似乎是地下室当中曾经存在过一个超级庞大的服务器库房。

    在几个月前至今,那里就一直都被警方所严密封锁,甚至有真枪实弹的士兵在那里警惕守卫,在罗伯茨和一些有心人看来,这种程度的武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应对恐怖袭击”的程度,更仿佛是在试图遮掩什么深层次的秘密……

    “这不是一次简单的任务。”

    在罗伯茨的脑海当中,突然诞生了这么一个想法,从隐修会的诡异命令、到国家层次的紧张、乃至是各方面细节里所透露出来的不寻常氛围,都在时刻警示罗伯茨这件事情绝不寻常。

    他开始有些怀疑,自己是否无意间参与到了某个重要旋涡当中了……

    ……

    在阿姆斯特丹搜寻了几日之后,两人依然一无所获,只是隐约察觉仿佛名叫布鲁尼的骇客最后是去了大洋之隔的美洲。恰巧这个时候食物也不足了,温蒂决定和罗伯茨一起去超级市场购买一些食物。

    “如果布鲁尼去了美洲的话,你认为他会藏在哪里呢?”

    温蒂推着购物车,一边随手将货架上的商品丢进购物车内,然后询问身后的罗伯茨道。

    罗伯茨看着自己面前的牛肉罐头,沉吟了一下,放回货架上,然后说道。

    “如果我是布鲁尼,就会选择一个偏远的地方躲起来,最好交通闭塞、信息不畅,连网络都没有。”

    无论是温蒂还是罗伯茨都清晰的明白,在这个世界上的信息是多么容易被窃取,在过去,他们可就是多次利用网络、购物单之类的信息,成功寻找到了被追捕的目标。

    电视、网络、电话……这些都可以暴露你的信息。

    高度的信息化即方便了人们的生活,同时也令窥视视线的触手深入到了每一个角落,即使你不使用这些,但是人就需要吃东西,也要喝水,而只要你试图外出购物,然后关于你购物的信息就会捕捉到。

    在这个现代社会当中,唯一不被搜索到的方法就是去一个极度闭塞、落后的地方,出行靠走、对话靠吼的地方,只有在这样的地方才能最大程度的避免自己被发现。

    “确实,作为一名顶尖骇客,布鲁尼不可能不了解这点,但是……假如他没有这么做呢?”

    温蒂说着,莫名的转头看着身后的罗伯茨。

    罗伯茨站在原地,沉思着这一可能性,作为一名顶尖骇客,布鲁尼理所当然的应该清楚信息泄露的可能性,但它如果没有这么做的话,那又意味着什么呢?

    害怕信息泄露是因为对于未知可能的恐惧,如果他并不担心什么未知呢……

    “啊,我要去买一些东西,你自己先在这里随便逛逛吧。”

    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温蒂对着罗伯茨说道。

    “买什么东西?我跟你去不行吗?”

    罗伯茨随口说道。

    然而,温蒂却楞了一下,然后莫名扑哧一笑,然后走近自己的搭档身旁,对着他的耳畔用一种妩媚声音小声说道。

    “一些……女性自己的物品,怎么,你有兴趣……陪淑女一起去吗?”

    伴随着身体靠近时的幽暗香气,那温润的吐气微微吹拂着罗伯茨的鬓角,令人莫名心痒。

    罗伯茨下意识的偏过头去,却只见身旁的温蒂用手轻轻撩了一下自己有些散乱的长发,正在掩嘴笑吟吟的看着他,那促狭的笑容仿佛是恶作剧成功了一样。

    眉头一皱,看着面前的温蒂,罗伯茨说道。

    “那自己去吧,快去快回。”

    而温蒂则仔细的看着面前的罗伯茨,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一样,莫名的嘴角勾起,变的有些得意,然后踩着愉快的脚步离开了。

    而望着远去的温蒂,罗伯茨却嘀咕了一声。

    “这小丫头……哪学来的这些。”

    但也莫名的有种感觉,这个昔日在自己身旁跑来跑去、奶声奶气的叫着“罗伯茨哥哥”的小女孩……似乎真的是长大了,有自己的小心思,连自己也难以了解她心中不为人知的秘密。

    摇了摇头,也不去管它,罗伯茨随意的逛着,不知不觉间走到一处售卖电视机的区域旁。

    而看着那些超大屏幕、正放映着电视娱乐节目的超薄电视机,罗伯茨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在他幼年时期可还没有如此清晰而且大的电视机呢,这让他不由有些感慨。

    “科技发展的真快。”

    他说着,便试图离开,但耳畔却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是啊,科技发展的真快。”

    那是一个清脆的女声,平静异常。

    莫名的危险信号在体内高涨,他猛然转头,环顾四周,空无一人。售卖电视机的区域并没有人,这家超级市场也快接近下班的时候,根本没有人会来这里。

    除了自己面前的这些电视机,和那些电视机里显示的女人,整个区域什么都没有了。

    女人?

    猛然看着自己面前的十几台电视机,在这些电视机里都是同一个画面,一个金发女子正在好暇以整的梳理着自己的头发,并不熟悉电视节目的罗伯茨也隐约能够察觉到,那仿佛就是刚刚那个著名的娱乐节目主持人,而她的目光……毫无疑问是在注视着自己。

    “怎么了?罗伯茨先生,你不是一直在试图追逐我的身影吗。”

    电视机当中,金发女子随意的摊开了双手,轻笑着说道。

    但罗伯茨没有表露出意外的神情,而是出乎意料的冷静,他皱紧眉,没人知道他内心深处的想法,然后从身上掏出一个小型扫描器一样的东西,开始扫描自身。

    “不,你想多了,你身上并没有被安装定位装置……也没有窃听装置……在这台电视机上也没有你想要找到的东西……放弃吧,哪里都没有。”

    直到罗伯茨开始试图检查电视机时,电视机当中的金发女子才摇头说道,劝阻了罗伯茨的行动……

    “呲……”

    触及电视机的手,突然感到一阵电流刺激感,手本能的松开,而伴随着电流的出现,电视机上的影像也晃动了一下,那影像当中的金发女子无奈的耸了耸肩。

    “若是你能够好好听从劝告就不会如此了。”

    在确认确实找不到什么窃听器之类的东西之后,罗伯茨才对着电视机当中的影像冷静问道。

    “你是谁?”

    “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我就是你要找的乌贝托布鲁尼。”

    “但资料上说你是男人。”

    “一个建模而已,多简单的事情。”

    面对罗伯茨的质问,金发女人不由笑了起来。

    说着,电视机当中的女人叼着一根烟,点燃,然后她深深地吐出了一串烟雾,露出了惬意的表情。接着那幽蓝的瞳孔瞥了一眼面前的罗伯茨,叹息道。

    “可怜的罗伯茨,你到现在也没有意识到,你究竟卷入了什么样的巨大旋涡当中。”

    “我是个雇佣兵,我只需要完成任务即可。”

    罗伯茨不露声色的说道。

    虽然表面镇定,但实则他早已做好了应对一切突发情况的准备,他不认为自己所要追捕的目标突然来找自己只是来谈谈心的。

    是他要和隐修会求饶吗?还是有其他什么意思……

    在罗伯茨的心中正在进行着反复的权衡,并估算应该对话才对于此刻的局势最有利。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你就像是国际象棋里那个被主人驱使着向前、用来诱惑对方骑士攻击的士兵、一个不值一提的炮灰,茫然不觉自己只是一个诱饵。”

    电视机当中,金发的女人嗤笑着,随手将烟蒂熄灭在了烟灰缸当中。

    “但士兵也能变成皇后,不是吗?”

    罗伯茨平静的应对道,在国际围棋当中,士兵无法回头,只能一直前进,但走到最底部的士兵却能够升格,变成棋盘之上最强大的棋子皇后。

    而与此同时,在电视机里的女人所看不到的地方,他插在裤兜当中的手却在悄悄试图按下什么东西。

    “我说过了,若是你能够好好听从劝告就不会如此了。”

    看着面前的罗伯茨,电视机当中的金发女人讥笑了起来。

    突然之间,罗伯茨插在裤兜当中的手感到了一阵剧痛,不得不抽出手,顺便带出了一个小东西……一个在强大电流刺激下,外壳蒙上了一层黑烟的金属制东西。

    “解除放电限制后,即使只是小小的呼叫器,瞬间释放出来的电流也还是意外的大啊,对吧,罗伯茨。”

    看着自己面前的罗伯茨,金发女人说道。

    罗伯茨则看了看自己的手,一些细微的电弧状伤口,虽然不严重却令手一时发麻,无法再出力。

    “士兵也能升格为皇后吗?也对,这也正是我找你的理由。”

    看着面前电视机里的女人,罗伯茨仿佛能够感到那女性容貌之后,其本体的冷静与肃穆。

    “你找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没有在意自己此刻发麻的右手,罗伯茨冷静的问道。

    在罗伯茨看来,面前的布鲁尼确实是拥有着超乎理解的能力,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一种超自然力量,但他显然并不像是资料里说的那么无害。

    “请别误会,我对你其实并没有恶意,事实上,在我看来我们本应该是同伴。”

    说着,那电视机当中的金发女人看着自己面前的男子,继续说道。

    “罗伯茨,出生于1961年4月13号英国伦敦。6岁时父母因为吸血鬼袭击双双去世,后被隐修会下属机构‘约翰兄弟’收养,以优异的训练成果在成年之后成为‘约翰兄弟’的一员,极度厌恶吸血鬼,出色完成多项任务,有‘铁心’的称呼。”

    “在1986年6月,也就是自己25岁的时候邂逅英裔美国人贝蒂,然后相恋并在1988年生有一个女儿琼,但在同年,贝蒂死于吸血鬼之手,从此一蹶不振,险些退出‘约翰兄弟’,近十年才逐渐恢复了过去的名气……”

    听着那些话,罗伯茨的面容始终不变,唯有当提到“贝蒂”这个名字时,他的眉毛才出现了不易察觉的波动,而这一切都被电视机当中的金发女人看在眼里。

    “罗伯茨先生,我知道你对于隐修会抱有很深的感情,但是恕我直言……你真的认为现、在、的隐修会值得信任吗?”

    当提到隐修会,金发女人莫名的刻意强调了“现在”这个词,似乎抱有某种深意。

    罗伯茨皱眉,他在猜测布鲁尼究竟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

    “罗伯茨先生,我明白要想让你现在就去相信一个刚刚还被你搜捕的人,是极度不现实的事情,但请相信我的诚意,我对你并没有任何恶意,我始终对你抱有极大的善意,我始终相信我们应该是利益一致的同伴。虽然你现在可能还无法理解,但你终究会明白我的意思。”

    电视机当中,金发女人恳切的说道。

    罗伯茨不置可否,他仍然在试图发现哪里可能存在的漏洞,而眼看见面前的罗伯茨无动于衷,金发女人叹息了一声,然后说道。

    “就算不为你我考虑,你也应该为你的女儿琼考虑吧。”

    罗伯茨的脸上逐渐阴沉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你是在威胁我吗?”

    “不,罗伯茨先生,我并没有威胁你的意思,我只是建议……为了你的女儿着想,你或许现在应该去波士顿看看你的女儿。最后……小心温蒂,不要相信她。”

    金发女人望着面色阴沉的罗伯茨,突然表情凝重的说道。

    小心温蒂?

    还未等罗伯茨从错愕当中反应过来,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罗伯茨……要不你帮我挑一下这些丝袜吧。”

    不远处,温蒂对着罗伯茨招手说道,她的声音故意装出某种引人遐想的韵味,引得不远处的几人为之侧目观望。

    而当温蒂走近之后,她便很自然的揽着罗伯茨的手臂,好似没有注意到自己丰满的胸部正挤压着罗伯茨的手。

    “你刚刚有找到什么想卖的吗?”

    望着身旁微笑着的温蒂,罗伯茨本想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给温蒂,但话到嘴边却莫名的一变。

    “不,没有找到什么。”

    然后他又瞥了一眼身旁的电视机,电视机当中,那个著名的娱乐节目主持人正在做着种种夸张的表演,竭力试图引得观众哈哈大笑,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场梦一样。

    除了自己手上的电弧状伤口,以及地上蒙上黑烟的呼叫器……这也少不得解释一番“呼叫器坏了”之类的借口,让温蒂给罗伯茨贴创口贴。

    ……

    美国,纽约某处。

    注视着自己面前的屏幕上温蒂和罗伯茨两人的举动,布鲁尼下意识的啃起了手指,这个习惯代表了他内心当中的紧张。

    在逃离阿姆斯特丹之前,他不得不炸毁了自己地下室里的那个超大计算机,只带走这个备用的机体,因此,受限于计算力上的限制,提拉米苏无法再像过去那样完全监视整个世界的每一个地方,但也足够监视大多数重要区域。

    在这些重要区域之内,提拉米苏能够利用所有的网络监视所有可疑人群,所以布鲁尼能够对于自己的处境做到放心,因为他知道那么搜寻自己的“特工”、“雇佣兵”们都在干什么,没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避开这无数的监控来到布鲁尼的附近。

    早在逃离阿姆斯特丹之前,布鲁尼就圈定了自己应该落脚的紧急地方,这里的梅丽莎太太便是被布鲁尼所预备的对象之一,她的性格、习惯都早已被布鲁尼所计算出来,布鲁尼明白以梅丽莎太太的性格和习惯,她很难会暴露自己的踪迹。

    但是布鲁尼心中依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因为隐修会绝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家伙……

    若是仅仅如此,恐怕他迟早会被发现。

    在网络里,他是无名的世界支配者,可以暗中操纵整个世界;但在现实里,任何一个训练有素的士兵都能让他束手就擒。

    而现在,他也只能依靠罗伯茨了。

    “士兵也可以成为皇后吗……”

    望着面前的屏幕,布鲁尼喃喃道。

    正如布鲁尼所言,他对于罗伯茨并没有恶意,他一度支配过整个世界,了解这个世上无数的秘密,他确信罗伯茨和自己其实是利害一致的同伴。只不过他对罗伯茨隐瞒了很多事情,正如他为何会挑选罗伯茨作为自己的同伴一样……

    隐修会……

    这个绵延近两千年的古老组织,其触手盘根错节,但布鲁尼也绝非没有对抗它们的手段,正如他为何会被隐修会拼命追捕一样,因为他知晓了不该知晓的东西……

    他的手中握有达芬奇所留下的密码,那个开启世界密钥的方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