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移动版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算什么玩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段旭不是兔子。

    更重要的是,段旭不觉得,除了陈大河以及马晓刚,《疯狂的石头》这个剧组,有什么人有资格在自己面前嚣张。

    “小旭,他是导演。”丁志国这时候走过来,对段旭低声说道。

    段旭的眉头皱了皱:“导演?”

    随后他冷笑道:“我看是副导演吧……”

    他又不是傻子,换导演这种事情,不可能自己不知道,而看周围的情况,主演似乎都没有在这里,来的都是一些群众演员,要是他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拍摄一个场景而已。

    说白了,这种无关紧要的场面,让副导演负责的话很正常。

    更重要的是,如果马晓刚在这里,看到自己过来,也不可能不出现。

    事实上,段旭还真就没有猜错,这个男人名叫赵春光,是《疯狂的石头》剧组的副导演之一。

    之所以说他是副导演之一,是因为电影肯定不止一家投资商,说白了,一部影视剧的制作,从开始到正式建组,最少会有两三家投资商。毕竟一部戏的投资起码要上千万,哪怕陈大河财大气粗,也不代表他就愿意一个人承担风险。

    说白了,方方面面的利益关系,都需要照顾到。

    而赵春光,就是另外一家投资商塞进来的关系,虽说不是马晓刚的导演地位无可撼动,但是他在剧组当中的地位也不低。

    同样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赵春光在剧组当中,除了对马晓刚有些畏惧之外,对于其他人,根本就不假辞色。

    这一次因为是拍摄一些场景的镜头,所以马晓刚并没有亲自过来,而是把这个事儿交给了赵春光,在他看来,只不过是随便拍几个布景而已,配上一些群众演员,赵春光应该能够搞定。

    可万万没想到,这位赵副导演,还真就给弄出点幺蛾子来。

    段旭家的饭店,取名叫做孙家小馆,这是丁志国的主意,用他的话来说,既然要做学生的生意,那就把饭店的名字取得亲切一点,主打家常菜,让学生们能够负担的起。

    对此孙淑霞和孙淑媛姐妹没有任何意见,而段旭更不会说什么,他又不是笨蛋,自己也不是做生意那块料,这种事情听丁志国的应该不会有错。

    可是在赵春光看来,这个名叫孙家小馆的饭店,根本就是想要沾电影的光,连一分钱赞助都不出,就想要电影在这取景,实在是异想天开。

    所以抵达饭店之后,他就横挑鼻子竖挑眼,左右看饭店的布置不顺眼,甚至提出,让丁志国把饭店的格局桌椅什么的改变一下,配合电影的拍摄。

    丁志国一脸懵逼,要知道段旭给他说的时候,就说了会有电影剧组来拍摄,可绝对没有提过所谓要改变饭店格局的话。

    更重要的是,要是按照赵春光的意见修改的话,等他们拍摄结束之后,饭店就要重新装修一回了,那还打个屁广告。

    所以,丁志国一口回绝了赵春光的要求,在他看来,外甥既然是电影的编剧,这个什么导演总不至于一点面子都不给吧。

    他没想到,赵春光还真就敢一点面子不给。

    “我说,你们合同都签了,我们也预付了五千块钱作为外景地的租赁金,凭什么不满足我的要求?”赵春光趾高气扬的看着段旭一家人,大模大样的说道:“我告诉你们,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饭店的布景必须要按照我们的要求重新装修,否则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

    在他看来,一家破饭店而已,根本不需要顾忌什么。

    段旭的眉头皱了皱,他很不明白,陈大河跟马晓刚这是什么意思,故意找了这么一个活宝来羞辱自己?

    深吸了一口气,段旭冷笑着看向赵春光:“你能做的了主?”

    赵春光横了一眼段旭,眉头皱了皱,面前这分明就是个高中生,结果几个大人全都以他马首是瞻,看样子不是个善茬儿啊。

    “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段旭看赵春光没说话,冷冷的继续问道。

    赵春光冷笑了起来:“呵呵,小子,你挺狂啊?”

    段旭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看着那些剧组的工作人员,淡淡的开口道:“我想知道,马晓刚知不知道你这么做,还有,谁给你的权力,要拆了我们家饭店的布局?”

    他记得清清楚楚,自己在剧本里面可没写过需要拆布局的地方,这个姓赵的家伙分明就是在找茬。

    听到段旭的话,赵春光脸上露出一抹森然:“我做事情,不需要跟导演汇报。至于你们家饭店,呵呵,你要是不按照我的要求修改布局,我看这外景地也不需要在你们这拍了。”

    他反正是有恃无恐,马晓刚导演的戏,想要找外景地,估计京城绝大多数饭店都不会拒绝这样的好机会的。

    正好自己有个亲戚也开饭店,大不了到他那边去拍。

    当然,这种阴暗的东西,肯定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的,所以赵春光只能尽量找麻烦,然后逼迫孙家小馆这边主动提出不拍了。

    段旭冷眼旁观看着赵春光在那里上蹿下跳的表演,脸上的表情越发阴沉。

    虽然不知道这个所谓副导演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但多年的直觉告诉段旭,这个家伙肯定在打什么鬼主意。

    想到这,段旭决定不开口,他要看看,这个姓赵的到底打算做什么。

    他摆出这个姿态来,赵春光又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可着实吓坏了丁志国和孙淑媛等人,毕竟只是平头百姓,哪怕有一点见识,又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

    孙淑霞更是拉着儿子小声说道:“小旭,要不然,咱们把钱退给他们,不把饭店给他们用了,行不行?”

    丁志国也点点头:“是啊,小旭,我看这帮人不是什么好人,咱们犯不上得罪他们。”

    他们打的是息事宁人的念头,毕竟老成持重一点。

    段旭脸上的表情不变,却轻轻摇头,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PS:今天是三月二十六号,过了十二点,我就三十二周岁了,一晃眼,人生居然已经走完了一半。

    有时候想想自己,就想起朱茵在《大话西游》里的那句台词,不是所谓的盖世英雄那段,而是最后结尾的时候她看着孙悟空的背影:“你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哎!”

    今天是我的生日,可我的内心,却孤独的像一条狗。

    人们总是喜欢说长命百岁,寿比南山,其实那都是对于美好未来的向往而已。

    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达到花甲之年其实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而像呆萌我这样的,我有时候甚至都在想,我能不能活过六十岁?

    三十而立,对于来说,从少爷出生的那一天开始,或许我就已经老了,这三年的时间下来,熬的是心血,是我人生当中最美好的时间。

    幸好,老天爷或许是看在我太辛苦的份上,留下了少爷,让他一点一点的进步,让我看到了希望。

    昨天称量了一下,少爷的身高现在是79厘米,体重的话,也有将近19斤了。虽然畸形什么的还在,但起码现在已经在锻炼站立和蹲起了。

    等他熟悉了站立之后,下一步就是向前迈步,进而学会走路。

    当然,说话这种事,暂时还不敢奢望。

    但这已经很好了。

    最起码,他一直都在进步。

    最起码,他还在我的身边。

    筷子兄弟有一首歌叫《父亲》,我从来都没有看完过,因为那首歌刚刚出来的时候,恰好是少爷出生的时候,那段时间我天天在齐齐哈尔第二医院的重症门外,陪着少爷。每次听到这首歌的前奏,我就会哭,所以到现在,我始终都没敢去听这首歌。

    为人父,为人子,是我们很多八零后如今面临的最大压力。说白了,就是上有老,下有小。

    对某些事我不再有耐性,不是因为我变得骄傲,只是我的生命到了一个阶段,我不想再浪费时间在一些让我感到不愉快或是伤害我的事情上。对于愤世嫉俗,过度批判,与任何形式的要求,我没有耐性。我不愿去取悦不喜欢我的人,或去爱不爱我的人,或对那些不想对我微笑的人去微笑。

    三十二周岁了,这些年遇到了很多事情,也遇到了很多人。

    有的事情给我带来了伤害,有的人来了又离开,有的人留了下来。

    我学会了很多,渐渐的懂得不要刨根问底,不要得理不饶人,不要企图改变他人,不要以自己的道德标准要求他人。学会理解最奇怪的事物,学会欣赏与自己距离最远的艺术风格。

    不管怎样,我期待未来。

    这几年,我生命里最大的突破之一,就是我不再为别人对我的看法而担忧。此后,我真的能自由地去做我认为对自己最好的事。只有在真正不需要外来的赞许时,我们才会变得自由。

    《阿甘正传》说人生就像巧克力,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的。曾经的我很不理解这句话,现在我知道了,人生或许给我们设置了很多障碍,但只要我们坚持下去,希望或许就在下一刻转角的地方。

    感谢上天,感谢阅文集团,让我可以依靠文字支撑我的家庭,支撑少爷的人生,希望明年,我可以幸福的告诉所有人,我的生活有了不一样的改变。

    32岁,希望自己越来越好,希望自己能坚持到孩子康复的那一天。

    希望这个东西,总是好的。

    我艰苦,我坚强,我坚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