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移动版

第八百三十七章 立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赶尽杀绝?帛真君未免抬举我了,我只想跟你讨笔账罢了!”

    两道星痕般的流光划破了茫茫漆暗,顾玙再度伸手,轻轻向前一探,前方那道光芒忽地震颤,随即传来一声怒喝,“我那孙儿已死在你手上,你还敢与我讲讨账?”

    “死了又怎样,我觉得此仇未报,那就是未报!”

    说话间,顾玙第三次伸出手,一股难以抵挡的力量瞬间透至前方,仿佛有一只神祇的大手抓住了那道光,然后狠狠一捏。

    轰!

    流光再次震颤,且非常明显的暗淡了几分。

    “小辈敢尔!”

    帛真君又惊又怒,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洞天福地被那股玄妙的力量渗透,而后迅速溶解消散。

    这道人不是别人,正是帛家道的初祖帛和。

    想当年,长生、九如等人入魂界,遭到游仙派传人陈乙刺杀,后来陈乙与帛橹下界,更是搞了一出水漫巴蜀,想用厌胜之法废了张守阳……

    帛橹便是帛和的嫡系后人。

    而帛和依附了寇谦之的北天师道,追随飞升时只是神仙,之后才突破成了地仙。即是地仙,便可衍化洞天,自成一脉,不过仍然唯寇谦之马首是瞻。

    上界的情况无比复杂,原始地仙其实不多,但架不住有一帮徒子徒孙和亲友团。这些人经过千百年的修炼参悟,总有几个成才的。

    于是就形成了以道主(张道陵、三茅、陈抟等大佬)为核心,以子孙后人为臂膀的紧密团结的势力集团。

    寇谦之便是其中之一。

    长生界大能无数,平日里遨游太虚,除了挚交亲朋,根本找不到人影。顾玙不多不少来此二十年整,没依附势力,但也没惹过事,只与几个类似的散修地仙交好。

    在这里地仙之间互称真君,于是他就变成了顾真君……其实都是彩虹屁!他特有自知之明,二十年而已,能把长生界弄通透就算苟利国家了。

    所以旁人对其印象都不错,挺懂事一后辈。

    至于帛和么,是在一场仙宴上偶然碰的面。不知出于什么想法,一向不温不火的顾真君当场掀了桌子,就有了这波打斗。

    轰!

    两道星痕继续在浩瀚无际的黑暗中追逐,顾玙越打越惊讶,没想到这位成名千年的前辈如此鶸。帛和也越打越郁闷,大道至简,到了地仙境比的就不是法力神通,而是自身领悟的规则。

    然根源有先后,规则有大小,老顾的幻化可是基本法之一!

    “你到底要如何?!!!”帛和急了。

    “把你的洞天拿来!”

    “不可能!”

    “那我就自己来取!”

    轰!

    一股玄妙的力量无视一切掣肘,直接钻入帛和的神魂本源,那里有星团一般的光芒在缓缓转动,正是他所衍化的洞天福地。

    “剥离!”

    顾玙又是一握,运起幻化之力疯狂冲刷着星团。

    帛和竭力护持,也免不了一小块洞天被转为虚化,化作几缕清气飘向对方。他只觉被一条毒蛇死死盯上,一小口一小口撕咬着,不把自己耗干决不罢休。

    地仙几乎不死,但苦心经营的洞天被生生夺走,也等于要了半条命。

    轰!

    轰!

    顾玙紧咬着不放,帛和愈发吃力。他成名虽久,但上限不高,领悟的也是厌胜法,根本无机会施展。

    老顾伸出手,就在要撕下对方一大块本源时,忽从头顶上方,无穷无尽的黑暗中传出一股令人惊惧的威势。

    一张金色符箓自虚空出现,没有任何变化,就是一张符挡在那里。顾玙却暗自一惊,只觉自己的力量如石牛入海,竟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顾小友!”

    一个悠远古老的声音自虚空传来。

    “寇天师!”

    顾玙止住身形,施了一礼,怎么说也是一代巨擘,道门领袖。

    “你二人仇怨,就此揭过如何?”

    “就依天师所言!”

    “……”

    俩人毫无废话,上空便没了回应,只卷起帛和一并消失。

    顾玙则停在虚空,神色莫名。他相信不用多久,相关人等都会知晓这件事情,这也是他的目的所在。

    没办法,在这个地方,除非你是天仙境,否则完全中立是不存在的,或多或少都要表现出某种倾向性。

    而得益于卢元清、张守阳等人的到来,他起码不会被三山、全真反感,那既然有了少许立场,就一定要站稳脚跟。

    干帛和,就相当于他的态度。

    …………

    小世界变作洞天之后,无论面积还是质量都提升了许多。

    以前人间界只是关外大小,现在差不多有夏国大了,人口种族都飞速发展。在北邙、西荒、南疆、大河两岸之余,又诞生了几个国家,法术体系各有特点,又有很相似的地方。

    而在上面的仙界,飞升的修士越来越多,已是热闹非凡。随着性质改变,洞天的体系自然降了一级,外面飞升是地仙,这里飞升等于神仙。

    至于玉虚宫,还要在仙界之上,大概齐是洪荒流中紫宵宫的存在。

    “吱吱!”

    “吱吱!”

    飞瀑下的寒潭里,胖兄在老鼋的脑袋上跳来跳去,老鼋丝毫不敢动弹,任由这只肥得跟猪一样的松鼠折腾够了,才纵身窜到树上。

    胖兄随手摘下一枚灵果扔过去,然后抹过身,静静的蹲在树杈上开始自闭。

    它也无聊啊!

    那个糟老头子坏滴很,二十年来不管不问,要么闭关修习,要么外出访友,愈发后悔跟他来这个破地方。

    也不知小青怎么样了……

    胖兄叹了口气,正准备去睡个午觉,忽见一个身影飞过来,“胖叔,我要去下界接个人,你去不去?”

    “吱!”

    松鼠的眼睛一下亮了,挥爪扑到九如怀里,一个劲点头。

    “哈,就知道你呆不住,我们现在就走。”

    九如抱起松鼠,化作一道流光飞出玉虚宫,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紧赶慢赶也追了出去,还喊道:“师父!师父你等等我!”

    “磨磨蹭蹭的,给我滚回去!”

    “师父啊,好容易有下界的机会,我哪能不去?”

    这少年相貌朴实,看着颇为憨厚,但眼神中却跳动着一丝不安份的神采。他叫陶知难,陶通的儿子,丫来此没多久就相中一个人间界的女修,死乞白赖水到渠成,两开花剩了一男一女。

    陶知难资质颇高,但不想学雷法,就拜了九如为师。

    九如嘴上嫌弃,还是护着徒弟顶着罡风飞往人间界。胖兄可是见过大世面,淡定的一比,小徒弟就有点紧张,一路不断询问:

    “师父,我们去什么地方?”

    “徐无国。”

    “徐无国哪里啊?”

    “白马。”

    “白马不关门了么?”陶知难很疑惑。

    “我说的是白马县!”

    九如扇了他一巴掌,再懒得理会,冲破重重无形障壁,很快落在了一座城池郊外。

    二人一鼠大摇大摆的在路上横晃,行人愣是视而不见,不多时,他们找到了一处僻静小院。

    篱笆墙颇为简陋,里面有个年轻女子正背身扫地,乌发浓密,细腰窈窕。

    “她是谁啊,还要您亲自出面?”陶知难奇道。

    “这可是个大人物……”

    九如笑了笑,露出一丝微妙的神色,“他以前有个名字,叫燕舟。”

    (初五快乐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