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移动版

第二百六十一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着夏侯不败的一番表演,场中气氛发生了变化。

    孙元朗本来一心要看好戏,见让夏侯不败这番做作下来,风向居然大变。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又危险了,便尽力挑拨道:“没想到不败小儿最厉害的不是拳脚,而是你那三寸不烂之舌。”说着他冷笑一声道:“就凭周煌、桓道济两个孤魂野鬼,也能布下那么大的阵势,把咱们这八九家一锅烩喽?”

    “他们肯定有同党,但绝非我夏侯阀就是了。”夏侯不败恢复了惯有的尿性,横眉冷对孙元朗道:“我们七阀情比金坚,谁也无法挑拨。你还是省省力气,留着搏命吧。”

    “……”九位大宗师面无表情,有人忍不住流露出讥讽的笑意,但确实无人反驳夏侯不败。

    其实大宗师们眼明心亮,焉能不知夏侯不败是有表演的嫌疑?以这厮一贯的尿性,他要真是理直气壮,又岂会这般低声下气好话说尽?

    但除了孙元朗外,各位大宗师都不会再揭穿夏侯不败的面皮,一来夏侯不败的说辞很扎实,又有旁证,一时间谁也没法挑刺。二来,难道各阀真要和夏侯阀翻脸不成?

    别说本来就唯夏侯阀马首是瞻的崔谢裴阀,就是陆卫梅三阀,乃至已经与其水火不容的皇家,也不敢如此草率的掀桌子啊!

    所以,只要能说得过去,就算孙元朗说破天,他们也不会公然和夏侯阀翻脸的。

    。

    这时,徐玄机不知从哪里得来一件道袍换上,终于遮住了那风骚至极的护心毛。见夏侯不败稳住了一众大宗师,他终于开口道:“诸位也叙完旧了,咱们便一同擒下这妖人,为大玄除一祸害吧!”

    “不行。”谁知陆仙一点面子都不给,马上沉声道:“我等为了同力脱困,之前已经立下誓言,一旦脱困,定保他平安离去。”说着十分实在的解释道:“孙教主若非为我等脱困耗尽了真元,此刻功力大损,谁又能留得下他?”

    要么怎么说,情商低是致命的毛病呢?陆仙完全无心就把两边都得罪惨了。

    孙元朗就不用说了,他辛辛苦苦强撑着,拼着受了内伤,用刚刚在地下领悟到的‘逆转乾坤’,一招击败了徐玄机。不就为了震住敌人,好让他们不敢乱来?

    这下倒好,自己的真实状况,让姓陆的白痴一下就给道破了……

    不过孙元朗也知道,陆仙是在帮自己,倒也不会真怪他。毕竟这足不出户十几年的死宅男,就这水平,气也没用……

    但徐玄机就真恨上陆仙了,这脸打的实在太狠了,简直是要把他的脸皮都打下来!

    好么,孙元朗现在虚弱不堪,还能一招把老道击败,他要是状态正佳,莫非一个指头就能把我碾成齑粉?这话传扬出去,老道固然颜面全无,就连我天师道都要威信大失,沦为天下的笑柄。

    徐玄机七窍生烟一阵子,旋即却一阵阵的后怕,莫非这孙元朗已经和师兄一样,都进入半步先天的境界了?否则他怎么如此之强?!

    这样想来,徐玄机登时顾不上跟陆仙置气,咬牙切齿的望向孙元朗,暗暗下定决心,今日必须趁他病、要他命!

    “陆老弟放心,用不着你们动手,我们三人合力擒下此獠便可。”想到这,徐玄机皮笑肉不笑道:“这样你们自然不算违背誓言,我等也可为国除害,岂不两全其美?”

    “呃……”几位大宗师听得有些晕乎,尤其是裴御仇几个,似乎有些被说通。

    “不行!”陆仙却从来不是个知道变通之人,冷声道:“我说了让他走,就必须让他走,谁要是想拦着,别怪陆某手下无情!”说完,他便要向徐玄机走去。

    徐玄机又心中大怒,暗道:‘看来被孙元朗这一败,谁都敢小觑老道了!’说着他哈哈一笑道:“那就让老道领教下陆副宗主的高招!”

    谁知,崔定之和谢鼎突然蹦出来,一人拉住陆仙的一边胳膊,连声劝道:“消消气,老陆消消气,眼下动手对谁都不好……”说着谢鼎朝徐玄机挤眉弄眼道:“徐天师,你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吧?老陆可比孙教主还狠啊!”

    “哼!”徐玄机自然不服,冷笑道:“十几年前,陆副宗主曾败在我师兄手下,老道就要看看这十几年来,陆副宗主闭关修炼到何种程度?”

    “我就告诉你一件事。”谢鼎苦笑道:“我们能脱困,靠的是陆阀的方圆相济……”

    “呃……”徐玄机登时呆若木鸡,满肚子的狠话,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怎么可能?!”夏侯兄弟也毛骨悚然,像打量怪物一样看着陆仙。素来见到高手就跃跃欲试的夏侯不灭,居然露出了畏惧的神情……

    “怎么了?”周围的一众武士有些懵了,纷纷打听道:“什么是方圆相济?”

    “方圆相济……”有天师道的宗师老道,艰难无比的分说道:“乃是天地正法进入先天之境的标志……”

    “什么?!”这下所有人都如梦初醒,无比崇敬、无比崇拜的看着陆仙。不少人直接跪地向陆仙磕头,膜拜起传说中的陆地神仙来!

    “不要这样。”陆仙却很不好意思,十分诚恳道:“那是集合所有人的全部真元,才凑巧打出的一记,我现在是决计打不出来的。”顿一顿,他又补充道:“我对那个境界还是雾里看花,远远无法达到。”

    “那也是半步先天!”左延庆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桀桀笑道:“能感受到先天之境的大宗师,就是半步先天,就算这半步一辈子都迈不过去,也足以碾压我们这些凡胎肉体了!”

    “还差得远……”陆仙却很认真道:“三名大宗师,我应付起来就很吃力了……”

    他其实是很认真的分析,但在徐玄机和夏侯兄弟听来,简直无比刺耳。

    奶奶的,我们正好三个大宗师,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可以一个打三个?!

    。

    这下情况又起变化了,陆仙执意要保孙元朗离去,夏侯兄弟和徐玄机也不敢真试一试,陆仙的半步先天,和孙元朗的有什么不同。

    他们将目光投向了另外八位大宗师,徐玄机软中带硬道:“我天师道十七年前,便颁下天师符必杀此獠!诸位请助本教一臂之力?天师道感激不尽!”

    这是天师道的一贯伎俩了,谈不拢就拿大帽子压人,是敌是友你自己看着办!

    之所以惯用,是因为屡试不爽。

    在八位大宗师看来,比起得罪夏侯阀,得罪天师道的后果要更严重。除了那天下第一的张玄一,还因为天师道代天行命,一句话就可以让各阀处于极其被动的局面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