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移动版

第六百九十一章 奉旨讨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洛都城外五十里,孟津渡口,无数火把将河面上四条浮桥,照的亮如白昼。

    无数镇北军将士,从藏身的芦苇丛中现出身形,列队通过浮桥,在黄河南岸重新列队。

    裴郊已经换回了大将军的明光铠,手握着宝剑立在孟津渡上,神情严肃的看着渡河的大军。

    。

    洛都东南八十里外,竟也有一支规模庞大的骑兵,正打着火把,小心通过一段崎岖的山路。

    凑近了看他们甲胄之下的军袍,全都是一水的杏黄色,显然便是初始帝寄予厚望的宗室部曲组成的大军。

    “殿下,我们必须再加快速度啊,不然就要失期了。”一名须发皆白的宗师长老,身穿着老旧的盔甲,腰杆挺直的骑在马背上,焦急的看着率领他们的皇甫轩。

    皇甫轩伏在马背上,有气无力的摇摇头。“孤实在是撑不住了,咱们还是先歇一会儿,等天亮再出发吧。”

    “殿下,咱们等得,陛下可等不得啊!”那长老名叫皇甫勋,乃是当年跟着高祖打天下的老将,告老还乡多年后,一直在许都训练部曲。危难之际他重新披挂上阵,却被皇甫轩这熊样,急得直揪胡子道:“这里到洛都还有整整八十里,今晚过不了嵩山,咱们明天天黑都到不了……”

    “我知道,我知道,可我实在扛不住了……”皇甫轩说着眼泪就下来了,一口气急行军近两百里,他大腿内侧已经血肉模糊。从小到大,皇甫轩哪遭过这份罪?“要不你们先走?孤等着后头的步卒一起?”

    “救援陛下要紧,实在不行,就听殿下的吧!”担任皇甫轩卫队长的皇甫珂,主动请缨道:“我来给大军带路!”

    “好主意,去吧……”皇甫轩喝一口钟乳酒,闭目趴在马背上不再说话。

    “唉,好吧……”皇甫勋知道必须做出决断了,便点头同意了。

    。

    邙山深处,皇陵工地。

    扮作修陵民夫的五万陆阀部曲,全都脱掉了破烂的布衫,正在换穿从高祖宝库中取出精良装备。

    东齐的灭神弩、西蜀的诸葛连弩、西魏的猛火车,以及南朝的震天雷……无数被高祖封存的神兵利器,小山般堆放在陆阀的子弟兵面前,等待他们取用。

    陆伟和几名陆阀的将领,站在山坡上,神情严峻的看着远处的洛都城。此时已是四更天,城中一片漆黑,只有紫微宫中灯火辉煌。

    。

    月已西沉,紫微宫中依旧灯火通明一片忙碌,因为今天是立储大典的日子。

    从昨晚开始,负责今日典礼的宫人们,便通宵达旦的忙碌起来。到这会儿,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担任今日大典典礼使的,正是中书令夏侯不伤,他在担任副使的羽林卫指挥使皇甫康的陪同下,仔细检查了设于建元殿前的御座和金台帷幄,又看了钦天监设的定时鼓,尚宝司设的宝案,教坊司设的中和韶乐,一面是为了确认千头百绪没有差池,二则是要排除隐患,保证夏侯霸的安全。

    待到巡视完毕,已是天色微熹,皇甫康轻声问道:“大人,是否可以请大冢宰前来了?”

    “嗯。”夏侯不伤又寻思了一遍,感觉万无一失了,便命人提前打开宫门,去请大冢宰前来彩排大典。

    应天门提前半个时辰敞开,全身甲胄的羽林卫,整齐列队而出,手持旌旗肃立于通天道两侧。

    。

    夏侯坊,夏侯霸早已穿戴整齐,坐上了特制的马车。那马车除了装饰豪华之外,还显得格外沉重,足足四匹高头大马才能拉动。

    收到夏侯不伤的报信,他便在夏侯不灭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驶出坊门,夏侯恩等十余名夏侯阀宗师,也穿着甲胄,领着五百命夏侯阀重甲卫兵,紧紧将马车护在中央。

    大街上,已经全是夏侯阀的部曲了,他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将通往紫微宫的道路封锁起来,不许任何人靠近一步。

    此时天光刚亮,夏侯霸拉开车窗,看着外头严阵以待的夏侯阀儿郎,心里感到安妥不少。

    “占领天津桥了吗?”看到紫微宫时,夏侯霸低声问车窗外的夏侯恩道。

    “回阀主,大长老已经率军入城,正朝天津桥赶去。”夏侯恩忙沉声答道。

    “嗯……”夏侯霸点点头,不再说话。

    。

    长乐殿中,杜晦为初始帝套上两层护身的软甲,然后才罩上龙袍。

    初始帝目不转瞬的盯着铜镜中的自己,今日实在是平生最壮烈的时刻,不论结局是成是败,他都可以一吐十余年来积累的块垒了。

    “陛下,”陆云悄然进殿,在初始帝身畔低声禀报道:“夏侯霸已经出发了,一炷香后就会进应天门。”

    “嗯。”初始帝铁青的脸上肌肉紧绷,重重点了点头。

    “为臣要和左公公汇合了,请陛下万事小心。”陆云朝初始帝一抱拳,准备转身离去。

    “陆仙怎么没来?”却听初始帝问道。

    “哦。”陆云赶忙解释道:“回陛下,我师父心血来潮,预感张玄一可能会出现,他已经出城去阻拦,就算拦不住,也要拖他一两个时辰。”

    “张!玄!一!”初始帝一阵面目狰狞,咬牙切齿道:“十处响锣,九处有他!”

    “陛下不必多虑,只要杀了夏侯霸,也就不用担心张玄一了。”陆云忙沉声安慰道:“他总不能要陛下杀人偿命吧?”

    “不错,他跟我可是有血盟的……”杜晦也匆忙说道。

    初始帝的脸色这才好看些。

    待陆云退下后,杜晦便手持宝剑,跟随皇帝出了长乐殿。

    当初始帝登上长乐门城楼,第一缕阳光也照耀在紫微宫的琉璃瓦上。

    初始帝手搭凉棚,只见一片金光灿烂中,五百重甲卫士护卫着夏侯霸的车驾,缓缓驶入了应天门。

    当夏侯霸的马车驶出城门洞时,便听轰得一声巨响,应天门的千斤闸轰然落下!

    应天门城门楼上,响起了皇甫丕显炸雷般的吼声:

    “奉旨讨逆,诛尽夏侯逆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